News

「誒?」

Posted On
Posted By issaccardone20

「《希姆之書》記載道,身體承載神力、意志驅使神力、信仰召喚神跡,除了第三個條件,其他的你已經完全具備了。」懷特說道:

「安莉,你是否願意成為侍奉無。。。歐西里斯之人?」

這個問題或許說的時機不是那麼完美,但懷特認為在這之後或許沒有更好的機會了。

「誒!這。。我。。。」安莉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只要你心中信仰歐西里斯神,就可以自行召喚神跡,除了我掌握的強化他人的『賜福』,還有強化自身的『祝福』與『恩澤』等等一共十二種神跡,你可以憑藉這股力量守護好卡恩村。」懷特繼續說道。

「我。。我可以。。考慮一下嗎?」安莉鼓起勇氣對懷特說道。

不得不說,這力量的確具有極大的誘惑力。

對於安莉的猶豫,克萊菲爾謝與尼根安格非常憤怒,但是沒有表現出來。

「懷特,讓她想一想吧。」飛飛沉聲道。

對於『歐西里斯教』,兩位無上至尊的看法是用一個宗教堅固封地的統治、增強未來軍隊的實力是一個不錯的辦法,畢竟在他們穿越之前看過的歷史書上,每個朝代都會有一種信仰用來維護統治。

擁有信仰的軍隊在戰鬥時往往能體現出遠超常人的戰鬥能力,因為在他們的意識之中,自己的神會永遠保護自己。

「好,歐西里斯神從不逼迫。」

。 在決鬥場中,其它忍村也是心神澎湃的看着那坐在地上哈哈大笑的逗比男人,此刻那是越看越是覺得英俊魁梧。

那放浪不羈的姿態,那平易近人的性格。

「投了、投了,就決定是初代目火影!」

全忍界聊天群的大家也都是開始投初代目火影。

全場看起來最強的那個不就是初代目火影了嗎?

那實力簡直深不可測!

綱手的嘴角情不自禁的勾起,繩樹復活那是唾手可得。

千手扉間的臉色露出驕傲的神色,他的大哥本該如此。

隨着屏幕上千手柱間那力壓群雄的投票數,把從二代到七代全部釣起來打。

最後票數。

第一名:千手柱間——999999票

第二名:千手扉間——1278票

第三名:綱手——345票

第四名:旗木卡卡西——237票

第五名:志村團藏——100票

第六名:漩渦鳴人——5票

這個統計出來的票結果是自初代目火影一下就是斷崖式的滑落,而七代目火影就只有五個人。

鳴人的眼眶流出熱淚,居然有人支持他。

水門溫和的笑道:「鳴人,我永遠支持你的。」

漩渦玖辛奈盤了盤鳴人的腦袋。

「加油哦!那努拖!」

「嗯!」

伊魯卡對着他笑了笑,並鼓起大拇指。

加油!

佐助傲嬌的轉過頭去,冷哼一聲。

「擊敗過我的男人,怎麼可以輕易認輸!」

鳴人一把摸去眼淚,重新振作起來。

最後感動的看向卡卡西和小櫻,難道支持他的是這兩個嗎?

卡卡西尷尬的摸了摸腦袋,攤了攤手。

「不是我!」

鳴人最後期待的看向小櫻,難道是……

小櫻訕笑一聲,指了指初代目。

「哐鐺!」

鳴人大受打擊,最後露出燦爛的笑容,的確如此。

「呵呵,連我都沒有自信擊敗哈哈大叔呢!」

雖然最後一人還是下落不明!

柳生掏了掏鼻孔,表面平靜的看着他設下的陷阱。

賺了,大賺!

但就是抑制不住嘴角揚起的笑容。

這一幕自然被群里大佬看見。

千手扉間抱手道:「柳生小子你居然不壓我大哥?」

千手柱間:「哈哈哈,沒事的扉間。」

宇智波斑眉頭一皺,發現事情的不對勁,柳生小子可是會預知未來的。

他的判斷從來不會出錯。

可一想到那個吊車尾,歷代九尾最差的人柱力,還是要虧水門夫婦訓練,他們群里大佬出手才有現在這種實力的鳴人。

未來會超越柱間,那個最強的忍者。

光想想就知道是不可能的。

而且未來不是在變化嗎?

比如他們就現在就從凈土出來,搞不好柳生小子預知錯誤呢?

「不可能的,一定是我想多了。」

正在安慰弟弟,會很快把他解救出來的綱手聽到爺爺問柳生,下意識的轉頭,眼神複雜。

難道柳生真的是她……二爺爺的……孫子?

他的某個堂弟亦或者表弟!

而且這段時間他發現柳生和他的兩位爺爺關係非常好。

還有一點她沒有說,就是她就是為了「救柳生」才會木葉村的,雖然最後被騙了。

但她大大咧咧的一笑,姣好的臉上露出調侃之色。

「喂,我是叫你柳生表弟還是堂弟啊?」

扉間臉色微變,柱間都呆了。

誤會了,誤會大發了。

柳生也是愣了一下,馬上反駁道:「綱手奶……哦,姐姐,我不是,不是什麼人。」

看着綱手硬起來的拳頭,柳生立馬識時務的轉變口氣。

額頭留下一絲冷汗,這個女人真是不好惹!

綱手聞言滿意的昂起潔白的脖子,像只天鵝一樣。

確定了,一定有關係,沒看到兩位爺爺瞬間變色,一定是外面的私生子生的。

「你為什麼不投大爺爺?」

這話一出瞬間把柳生給難住了,難道說我知道未來的鳴人有多強?

這不是傻嗎?

下一秒,柳生靈機一動,眼咕嚕一轉。

「就是不想投最多,我這人喜歡賭,逢賭必贏!」

木槿昔年 「誒!」

話音剛落,綱手蹙眉瞬間緩和,淡褐色的眸中彷彿有光一樣。

「紅豆泥,我不信,我們千手一族逢賭必輸,一旦嬴了,就會有人……」

「死……」

「轟隆!」

突然綱手心中一慌,愕然的注視着千手扉間。

「哈……啊?」

大柱子的笑聲一愣,扉間傻了。

剛剛扉間是不是被炸死了?

那麼扉間是不是扛住了毒奶,還不死?

居然能打贏!

然後三人驚駭的注視着鳴人!

綱手立刻堅定內心一般的說着。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是意外,二爺爺不是打嬴了嗎?」

「那個玖辛奈家的小鬼未來不可能擊敗我大爺爺,繩樹一定會復活。」

千手扉間的眼神更是微妙,你越是覺得不可能的事情就越是非常可能。

可鳴人未來怎麼可能打的嬴他大哥的,這不會是開掛了吧?

「阿嚏,誰在說我?」

某個凈土世界的一個長鬍子老頭打了個噴嚏。

綱手咬着嘴唇,立刻不甘心的說:「我大爺爺不可能輸的,他可是忍者之神。」

她盯着柳生,幻想着。

「一定是因為私生子的孩子,所以對大爺爺和二爺爺懷有不滿,所以才自暴自棄的去賭一個鳴人。」

柱間不在意的笑了笑。

「哈哈哈,綱手,所謂事情不可強求,要是真被優秀的後輩擊敗,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嘛!」

「反倒要為培養出這樣一位優秀的後輩而感到高興!」

「不,我不能這樣認輸,我要和你這傢伙賭一把!」

綱手的眼睛已經開始泛紅,不願意承認。

「唉!」

柱間和扉間嘆息一聲,繩樹基本成了綱手的心魔了嗎?

「賭?」

柳生眼睛都瞪的渾圓了,什麼情況,大肥羊要來和他賭博,這不是白給嗎?

正好報一報凱子之仇!

某處空間,一道神奇的相框開始發光!

下定決心以後,柳生面色不動,藐視的姿態看着綱手。

「就你?大肥羊?和我賭?呵呵!」

這話一出綱手臉色就瞬間變得羞紅,旁邊的靜音也是悄無聲息的挪了挪腳步。

綱手羞憤道:「就問一句,敢不敢賭?」

柳生得意洋洋的說:「你要賭什麼?籌碼不夠我可不要!」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