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葛蘭蘭的事,你不解釋一下嗎?」胡天語氣冰冷的說道。

Posted On
Posted By vicentebgm

聽到胡天這麼說,糟老頭的臉色頓時緩和了下來。

他笑著說道:「哦,你說她啊,你放心吧,我打算娶她的。」

胡天的臉色頓時變的很怪異了。

葛蘭蘭今年才二十歲,而這個老東西都幾百歲了。

這無論怎麼配,也湊不到一塊呀。

當然,如果兩情相悅,那胡天壓根都不會管這個事。

但問題是,這個老東西是強迫葛蘭蘭的,甚至還是在葛蘭蘭不知情的情況下。

讓一個黃花大閨女,莫名其妙的懷了孩子,這再怎麼說,都讓人忍不住的生氣!

「你娶她?」胡天突然憤怒的一把,將糟老頭給揪了過來。

「你有什麼資格娶她?」

。 廖雨萍死了,胡小助理哭到幾乎斷氣,抱着屍首不放手。伍世豪使個眼色,小威上前敲暈小姑娘抱出去。

因為廖雨萍生前獨來獨往沒朋友,親人方面從未提起過應該也是沒有的,唯一比較親密的小助理又處於昏睡狀態。留在最後瞻仰遺容就伍世豪他們幾個。

雷洛沒有進去,從頭到尾呆坐走廊動也沒動。豬油仔悼念完走出來看雷洛的模樣也是難受,吸著愁煙在不遠處無聲作伴。

半支煙的工夫,伍世豪領頭走出來,眼神落在木頭人似的雷洛身上很快又移開,沒有打招呼哥幾個徑直走人。豬油仔沒去追,這時候看緊雷洛才是要緊。

太陽升起,是一個明媚的早晨,醫院裏仍是死一般的沉寂。

雷洛終於動了,以手指做梳將碎發一點點攏到腦後,理一理衣物他轉頭吩咐豬油仔留下來把守病房,誰都不能進去。豬油仔不肯留下,現在讓雷洛獨自離開就是縱容他去自殺,用膝蓋想都知道雷洛要找顏同報仇。

「洛哥,我知道你迫切要幹掉顏同,萍姐的仇一定要報,但不是現在。」

這個仇無論報不報得成功,雷洛的前途都會盡毀。這個後果豬油仔相信雷洛也很清楚。

「等你坐上總探長的位子有得是法子讓顏同生不如死,要是你非要讓顏同現在就死,那就讓我去。我豁出命去也一定完成任務。」

豬油仔在賭,賭雷洛還殘存下多少理智,倘若賭輸了,大不了賠上一條命。沒有雷洛,他狗屁不是。

最終豬油仔賭贏了,雷洛答應暫緩動手。兩人正準備處理廖雨萍的身後事,小威一身血污跑來求救。

伍世豪他們離開醫院立即去警局附近要伏擊顏同,但肥仔超先一步守株待兔早就安排警力,直接抓幾人現行。奮力反抗只有小威僥倖逃脫圍捕,其他三個凶多吉少。

豬油仔叫道:「很明顯這是一個陷阱,顏同想對付的人是洛哥,不能插個手,否則大家難逃干係。」

「洛哥…」小威顫巍巍的跪下。

乌有 雷洛不理,回到長椅落座,椅子餘溫猶在,磅礴翻騰心湖已波瀾不驚。雙手交疊敲擊嘴唇,眸光忽明忽暗。

小威跪到腿麻,身子歪斜不得不用單手撐地,在冰冷的水泥地按出一隻溫熱的血掌印。雷洛再度站起來,點豬油仔的名字讓他立即開車去接鼎爺過來,他要請鼎爺出面要人。伍世豪他們算是城寨的人,看在鼎爺的面子上顏同不會痛下殺手。

「鼎爺問起原由,就說你們看到肥仔超的人半夜燒城,特地來找肥仔超算賬。」

雷洛叮囑小威,小威拚命點頭。

三人走的飛快,誰都沒有記起走廊里還有一個昏睡中的胡小助理…

雷洛許諾給鼎爺重金出場費,加上小威的演技發揮正常。礙於城寨的勢力,顏同鬆口放人,但並非完璧歸趙。

肥仔超逼伍世豪做假供,要他咬雷洛出來指證他是主謀。伍世豪這樣的硬骨頭自然不肯做出賣兄弟的事。肥仔超盛怒中下狠手,揚言不招就打斷伍世豪四肢,待鼎爺趕來,伍世豪已折了一條腿。

「不好意思鼎爺,我的手下做事沒輕沒重,不過也是按章程辦事。肥仔超,快給鼎爺陪個不是。」

「對不起,鼎爺。」

肥仔超笑嘻嘻的低一下腦袋算是道歉,鼎爺掃一眼雷洛想聽聽他會說什麼,哪知道雷洛滿臉帶笑沒有任何異議,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

「這次多謝顏探長給我面子。」

鼎爺拱拱拳帶走伍世豪他們,雷洛都沒有親自送上一送,只讓豬油仔作為代表。顏同丟給雷洛一抹譏笑。

「你個軟飯王根本就沒有實力和我爭華探長的位子。」

被羞辱的雷洛仍是一臉笑意,走出辦公室,豬油仔已經回來複命。說是已經安排車子送伍世豪去最好的醫院治療。

雷洛勾手指讓人靠近耳語上幾句,豬油仔頻頻點頭。

有道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又河西,肥仔超做夢沒有想到報應來的那麼快。在打斷伍世豪腿第二天下午,肥仔超事發了,罪名是車中藏粉,在警隊里這是大忌。

英國人覺得肥仔超的所作所為給警隊蒙羞,勒令嚴肅查辦,肥仔超鋃鐺入獄。

新聞見報,雷洛胃口極好的吃了一份餐蛋面,豬油仔鬆了一口氣,他家洛哥總算吃得下食物。

「洛哥,先前一直跟着萍姐的那個小姑娘怎麼處理?」

豬油仔不提這茬雷洛倒要忘了還有這麼一個人存在,胡小助理一直跟着廖雨萍感情應該很深,怎麼都要照顧一二,不看僧面看佛面。

「你給她一筆錢,看她是回城寨還是要留下,如果要留下,那間房子就給她住。」

豬油仔喔一聲輕輕點頭,下班專門去一趟小公館。很奇怪,胡小助理在醫院裏哭的要死要活,現在沒事人一樣。不僅沒穿孝服,臉上沒有任何悲戚之色,整個人異常平靜,還有心情看報紙。唯一古怪的是把長辮子剪了,留着和廖雨萍一樣的齊耳短髮。

「洛哥特地讓我來看你。」

豬油仔說話間從皮包里拿出一沓鈔票,每一張都是五百塊的面值,豬油仔只抽出其中四張給胡小助理。胡小助理將薄薄的鈔票放在茶几上,眼睛裏劃過一絲嫌棄。

「萍姐不在了,你要不要回城寨?」

「燒成一片廢墟回去也沒地方住,在這裏住着挺好。」

豬油仔點頭說你就住着吧,並且交代胡小助理小心保管好生活費,花得差不多再給他打電話,如果遇到什麼難事直接來警局找他。

「多謝豬叔關照。」

「叫仔叔。」豬油仔虎起臉來糾正,「小丫頭,有空多讀讀書多看看報,提高提高文化。」

「我現在就學習。」

执子之手 胡小助理拉高報紙,單方面終止談話。豬油仔白眼一翻,懶得和十幾歲小屁孩多計較。話帶到錢給完就該走了,龐大的身軀移動到大門,他忽然折返回來交代胡小助理。

「洛哥可能還會回來看看,你把萍姐以前慣用的物品都收起來,免得洛哥睹物思人。」

「好的,豬叔。」胡小助理放下報紙擼袖子開工。

「叫我仔叔啊!」 焰心金宮。

這是一座聳立在火焰之中的洞府。

宮殿世界之外,是漫天的火焰。

金宮通體由黃金鑄成,遠遠看過去,像是真金火煉出來。

陸謙進入焰心金宮內部。

小青亦步亦趨,緊跟其後。

不時打量周圍,周圍的一切很是好奇。

「大人,我來這裏幹什麼?」小青忍不住問道。

「雙修。」

聽到陸謙毫不避諱的話,小青當場羞紅了臉頰。

「閉氣凝神,謹守靈台。」

一雙大手搭上了小青的肩膀。

隨後小青忽的感覺身軀一涼,下意識低頭一看,衣裙不知何時褪下。

雪白的魂軀完美無瑕。

魂軀與尋常肉身有些類似。

肉身的完美程度主要看先天遺傳。

該是怎樣就怎樣,除非後天改造。

但本質上還是如此。

魂軀的能力一定程度上受到生前肉身的影響。

小青是先天純陰之體。

所以死後魂軀十分完美,修鍊進度更是一日千里。

陸謙先是閉上雙目,感應腦海中黃金鑒的信息。

黃泉經圖*閻羅真身(道基中期篇:91200/100000)。

道行只差一點了。

經過這些年的修鍊,閻羅真身完全可以抵擋三種神水的威力。

大苦厄輪大成,而後又反哺肉身。

陰神與肉身相輔相成。

這就是閻羅真身。

不管是主修肉身還是主修神魂,只要修行到一定程度,都能兩者兼顧。

練功殿中,忽的傳來一陣悉悉索索聲,隨後歸於平靜。

時間一點一點流逝。

萬年陰風洞外。

天公將軍躲在暗中守着。

身邊兩個兄弟也在。

他們這次下定決心,一定要在陸謙進入洞口前抓住問個明白。

時間不等人。

今日夜屍山王發下口諭,不久大海就要漲潮。

海洋巨獸身體龐大,不僅人類是他們的血食,修士更是他們眼中的絕世美味。

修為越強,吸引過來的巨獸魔物更強。

如果不想門派滅亡的話,那麼現在就積攢力量。

萬年陰風洞是已知的機緣了。

「教主不好了!」

乌有 嘩!

一道長著羊頭的鬼影從地下探出頭來。

「何事喧嘩?」

寂靜的氛圍被打斷,天公將軍面色不悅。

「教主,酆都好像不來了。屬下近日埋在酆都的探子傳來消息,自從酆都回來之後,整座城開始全面戒嚴,似乎是酆都要突破。」

屬下說道。

三人對視一眼,心神暗道不妙。

該不會此人徹底獲得萬年陰風洞的機緣,現在着手突破了吧?

「走,打上門去。」天公將軍當機立斷。

「大哥等等。盟主那邊該怎麼解釋?」

「隨便編一個理由,就說酆都偷了三公教寶物。」

不管山王信不信。

反正到時候沒有會為一個死了的人說話。

特別是現在關鍵時期。

「來,帶上我們的三公兵。」

天公將軍面具微微反射湛藍光芒。

面具口噴出幽綠色毒煙。

煙霧繚繞,走出數百上千道身影。

這些身影長相相似,此乃天公將軍的雷鬼。

雷鬼長得似猿猴,唇如硃砂,目如鏡面,頭頂長有長角,膚色靛藍。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