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皇上這次選駙馬根本就是一場設計靖王的陰謀,靖王退不退賽,皇上定然還會再想辦法殺了靖王!

Posted On
Posted By violazick66

所以,你就算想辦法把靖王排出文試,皇上要殺靖王的決意也不會改變的。

靖王只要一日不死,恐怕就永遠都是皇上心頭的一根大刺!」

林小芭無奈地嘆氣道。

「若是靖王肯放下復仇的想法,也不是不能死裏逃生。

……總之,這件事你別多慮了,交給我來處理便好,你只管置身事外,以免惹禍上身,受他牽連!」

齊驍占再次叮囑著林小芭,話畢,林小芭將他的冠帽戴好,他便是起身捉起林小芭的一隻柔荑再道:

「別想這些煩心事了,我如今可是需要被人照顧的傷員,你還是趕緊先伺候我用膳吧!」

說着,二人相視一笑,齊驍占便是牽着林小芭往廳中的桌子而去。

。 其他人複雜的看着低頭不語的傅明靨。

李琰也信了皮妍她們的話,不過他財大氣粗,又想泡傅明靨,所以就想替她買下那個手鏈息事寧人。

李琰剛想說話,傅明靨搶先道:「你們是懷疑我偷了那個手鏈?」

皮妍:「不是……」

「是!」閆晶晶攔住她,惡狠狠的盯着傅明靨道。

王可可白了閆晶晶一眼。

傅明靨無辜又天真的說道:「我可以給你們看我的包,不過為了公平起見,你們兩個的包我也要看。」

「為什麼?」

「我怕皮同學沒仔細翻找自己的包,更怕……某些人嫉妒我的美,故意栽贓陷害我,實際是自己眼紅把手鏈偷走了。」傅明靨嬌俏的說着,眼波流轉,顧盼生輝。

一句話逆轉了大家的心理,畢竟傅明靨美是真的,這兩個鬧丟東西的人也是真的嫉妒,嫉妒之下干出什麼瘋狂的事,誰也說不準。

既然讓搜包就好了,皮妍心裏得意,她早就把手鏈偷偷塞進傅明靨的書包里,只要她讓翻,那麼她小偷的身份是坐實了!

她要讓她名聲臭大街,不僅李琰看不上她,學校還會開除她!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傅同學你別見怪,我也是想洗脫你的嫌疑。」

皮妍說着,把傅明靨的包一把奪了過去!

誒?

皮妍又掏了掏……

怎麼沒了?

皮妍把書包整個翻過來,把東西全都抖落到了地上,書,筆,濕巾,口紅……獨獨沒有她放進去的手鏈。

不對,她明明……

皮妍指著傅明靨厲聲道:「我的手鏈你藏哪了?!」

傅明靨一副被她嚇到的樣子,頭往後縮了縮。

得虧她有個頂級綠茶表演藝術家繼姐,在她沒日沒夜的熏陶下,她裝無辜的本事也見長。

「我知道我家境不如你們好,我也戴不起這麼貴重的東西,但是我真的沒有偷你的手鏈,書包你也看過了,什麼都沒有,為什麼你們一定要污衊我是小偷,家境貧寒是一種罪嗎?」傅明靨黯然道。

教室里的學生不乏寒門貴子,就想好好讀書擺脫窮困,平時這些人也沒少受冷眼,聽到這番話十足共情到了。

他們是窮,但是不偷不搶礙著別人什麼了,窮人正是因為窮,才會更有骨氣!

他們開始譴責皮妍和閆晶晶。

「你說搜人家包也搜完了,適可而止吧,大家同學一場有必要做的這麼絕嗎?」

「家裏有點兒臭錢嘚瑟的她,就她拿那個破手鏈當寶貝,顯擺了一次又一次,當別人稀罕?」

「老天爺看來只給了她們一點兒臭錢,腦子忘了給,好心腸也忘了。」

「嫉妒使人發瘋啰……」

傅明靨滿意的看着自己帶的一波好節奏。

一旁的李琰徹底被皮妍激怒了。

「你夠了沒?!」

皮妍被心上人吼了一頓,眼睛都紅了。

傅明靨勾唇淺笑,絕美的笑靨中竟有着天真的殘忍。

「該我搜你們了吧?」

她上前拿起閆晶晶的包,用同樣的手法把東西倒出來,桌面上頓時亂七八糟,唯有一點,閃閃發光。

眾人一看,都認出發光的源頭是皮妍的手鏈。 呼呼~

呼呼~

荒蕪的狂野里,凜冽寒風呼嘯而過,地面上積雪在勁風肆虐下翻飛而起,猶如輕舞的精靈一般。

可是當滾燙的鮮血凌空灑落而下時,飛雪被侵染的赤紅,化為一灘血水,融入地底之下。

雷焱麾下五萬大軍與楚軍瘋狂鏖戰在一起,寒冷的氣候對兩軍沒有絲毫的影響,他們真氣爆發,殺意決絕,手中兵戈大開大合,顯然是招招致命。

不過。

在天罰神軍的衝殺下,白虎帝國大軍已陷入潰敗中,天罰神軍雷霆之勢,猶如出鞘神器,斬天碎地,生生在五萬大軍戰陣中撕扯出一道口子。

秦瓊,尉遲恭,楊家七子,秦用,岳雲更是猛如惡虎,所過之處,無人能阻擋他們前行的腳步。

殺戮。

瘋狂的殺戮。

楚國大軍很顯然是準備將五萬敵軍,全部戮殺於荒野之中。

李靖,比蒙王早在接到楚帝詔令時,他們便知此戰的重要性,雷焱可以有恃無恐帶兵前來,絕非是魯莽的行為,反之,他肯定對麾下大軍充滿信心。

也對楚國當前戰事做了精準的了解,否則,雷焱不可能長途奔襲而至。

所以此戰必勝,眾人心裡非常清楚,擊敗雷焱和他麾下五萬精銳,白虎帝國乃至四國聯軍實力都會一落千丈。

楚軍抱有必勝的信心,加上天罰神軍的出現,三軍士氣愈發高漲,眼下好像只有殺戮,只有飛濺的熱血,才可以讓他們感受到一絲溫暖。

就這樣,荒野之上,大戰如火如荼,目之所及,皆是屍山血海,血流漂櫓。

此時。

雷焱只聽聞背後驚天動地的大軍廝殺聲,可他卻沒有時間查看戰況到底如何,在李靖,比蒙王,孫堅,孫策幾人的圍攻下。

戰神雷焱一樣捉襟見肘,狼狽不堪,縱使有戰神之體保護,加上神通戰神空間輔助,同樣無法衝出諸將的合圍。

雷焱被世人稱之為戰神,但他卻不知道李靖同樣是戰神,且是名流千古的戰神,再加上比蒙王,孫堅兩人皆是血脈戰將,單單孫堅的黃金戰體,就讓他無計可施。

到底是楚國戰將太過強悍,還是雷焱過於自負?

眼下這些問題已經不是雷焱所考慮的,迎面一柄寒槍正風馳電掣而來,朝著他脖頸上穿刺過來。

雷焱絲毫不敢大意,清晰的感覺到這一槍之威,就算無法將戰神之體防禦擊碎,一樣可以讓他身受重傷。

見狀。

雷焱神情陰沉至極,神鉞揮舞而出,迎上面前襲來寒槍,抬手抽出腰間闊劍,粉碎寒槍攻擊的同時,闊劍將一側破空落下的裂天戰魔斧擋了下來。

轟隆~

轟隆~

破空的爆炸聲傳開,雷焱在李靖和比蒙王的攻擊下,身影飛速向後暴退出去,然而,三人的交鋒已經沒有分開。

李靖,比蒙王瘋狂碾壓下,雷焱被迫將體內神血激活,霸道暴戾的氣息綻放,三人身影橫穿荒野,所過之處,地面出現一道道溝壑,漫天狂舞的飛雪,遮蔽了他們的視線。

比蒙王紫金比蒙血脈開啟,同時泰坦附體,一手緊握裂天破魔斧,一手抓著擎天月牙鏜,矗立在天地之間,宛若來自太古的戰天神魔。

「奠魂,萬魂歸一,殺!」

「奠魂空間,封!」

李靖雙目中寒芒閃爍,縱聲如雷,接連釋放兩道神通攻擊,手中畫桿描金戟狂暴碾壓,戟鋒之上形成巨大的漩渦,好似風暴降臨,無情肆虐在雷焱身影上。

轟隆~

轟隆~

炸天巨響排山倒海,驚天動地,遠處寒山上積雪滾落,猶如巨峰塌陷一般。

恐怖如斯!

駭然驚恐!

啊~

一道慘叫聲響起,瀰漫在虛空中的飛雪和霧氣,被巨聲罡氣震飛,雷焱的身影出現,只見他周身上鎧甲破碎,頭盔早已不見蹤跡,烏髮雜亂不堪,嘴角掛滿血漬,樣子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他,目眥欲裂,任由滾燙鮮血滴落在地面上,手握神鉞支撐著身子,猙獰恐怖的臉頰上,泛起一抹不甘之色。

雷焱沒有想到李靖,比蒙王的戰力如此恐怖,以他們的實力早就應該晉級五品武聖境之列,但他們卻將修為強行壓制在四品巔峰,這簡直就是欺負人。

無恥至極!

雷焱自知戰神之體和戰神空間被破,已非兩人的對手,提起神鉞轉身向背後坐騎狂奔過去,強行壓制著體內翻江倒海的真氣,縱身躍上馬背,提韁策馬,狂逃而去。

「南蠻勇士聽令,隨本帥一起衝殺出去,其他人休要戀戰,馬上撤退!」

雷焱聲如雷霆,浩蕩雄渾,一聲令下,戰陣中南蠻部勇士紛紛向他身邊靠攏過來,顯然是準備不遺餘力保護雷焱撤走。

激戰慘烈至此,撤退是不可能撤走的,想要全身而退,要看楚國大軍是否答應。

李靖,比蒙王,孫堅凝神矚目,視線停留在雷焱身上,深知其已經身受重傷,正是永絕後患的最佳時機,他們豈會善罷甘休,讓雷焱再次全身而退?

「楚軍眾將士聽令,擊殺白虎敵軍,一個不留!」

「一個不留!」

李靖巨聲回蕩在天穹之下,霸道威猛,響徹天地,秦瓊,尉遲恭,楊家七子以及天罰神軍聞聲,手中兵戈沒有絲毫停頓,依舊瘋狂舞動,快速收割白虎敵軍的性命。

此刻。

雷焱已經顧忌不了太多,楚軍的強悍再一次顛覆了他的認知,直到此時身受重傷,他才明白還是低估了楚軍的實力。

想要擊敗楚國大軍,已非他一人可以扭轉乾坤,因為楚國戰將隨便一人,實力都和他不相伯仲。

逃走!

遠離眼前楚軍是雷焱目前唯一的想法。

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雷焱心存僥倖,想著要是能全身而退,來日他必將再次捲土重來。

顯然,兩次敗在楚軍手中,雷焱與楚帝之間,早已不死不休。

可一切真就如他所願?

見雷焱帶領南蠻部勇士風馳電掣般衝殺而來,秦用手握行八棱紫金錘,雙眸中閃爍著灼熱的目光,心裡激動無比,視線停留在雷焱身影上。

「天堂有路你不走,居然自動送到小爺面前,看小爺如何弄死你!」

「要是小爺不將你錘死,那多對不起陛下的栽培!」

「賊子,受死吧!」

放肆的年华 秦用揮舞著八棱紫金錘,腳掌輕踏而出,身影一閃即逝,砰的一聲傳來,秦用掄起雙錘,好似餓虎撲食一般,凌空向雷焱攻擊過去。

「用兒,小心!」

秦瓊雙鐧從面前敵軍身體中收回,乍然抬首,擔憂的聲音響起,戰神雷焱久經沙場,秦用卻只是毛頭小子,擔心秦用會在雷焱手中吃虧。

銀面韋陀秦用,手執一雙八棱紫金錘,身懷斗戰聖體,擁有神通法則,縱使面對全盛時期的雷焱都毫不遜色,何況眼下雷焱只是重傷之體,能不能承受秦用一錘之威都尚未可知。

「轟隆!」

「轟隆!」

兩道炸天巨響傳開,秦用雙錘疊加撞擊在雷焱手中神鉞上,只見其麾下千里駒彎弓著身子匍匐在地面上,而雷焱緊握神鉞,拚命阻擋著兩柄八棱紫金錘。

此前。

雷焱見迎面狂奔而至的,只是一位乳臭未乾的小子,他面露不屑之色,並未將秦用放在心上,可當他揮動雙錘,破天砸落而下時,雷焱開始慌了,開始重視眼前秦用。

秦用一擊之下,將他體內經脈震的破裂,縱使雷焱在強行抵抗,可他已經是強弩之末。

直到這一刻,雷焱知道楚國任何人都不能小覷,眼前秦用就是最好的例子,他萬般不甘,心中非常好奇,到底是什麼變態可以調教出秦用這樣的變態。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