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園漠然不語好像在思考什麼。

「不能掉以輕心,說不定還有其它伏兵。」單武老人提醒。

「沒事,之前在山脊上的時候劉司馬就放了信號彈了,相信很快就會有人來接應我們。」丹純說。

「不會有人來了。」劉園悠然開口。

「為什麼?」丹純一愣。

「我說過了,這是總攻。」劉園語氣沉重,「總攻就是雙方壓上一切力量進行的決戰,鮮卑人贏了北軍大營一破整個北境長城都會動搖。如果北軍贏了,他們還能堅持下去,只要再堅持下去北地郡其它軍隊來援,就能把鮮卑人趕回漠南。」

劉園這個時候終於意識到自己之前那種怪異的感覺來自何處,那十幾個伏兵雖然身體健碩披堅執銳但是卻偏偏沒有配備伏擊時最好用的弓箭,這可能是因為為了總攻北軍大營鮮卑人已經把可以調配的精良武器都送到了正面戰場上。這就是一場總攻,這件事再次堅定了他的判斷。

「那我們怎麼辦?總不可能我們孤身穿過敵鮮卑人的包圍圈吧?」丹純驚訝開口。

劉園默不作聲,他其實也沒想出該怎麼辦,現在似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先離開鮮卑鬼巫布下儀式的範圍,然後找個安全的地方施展儀式我們還有機會。」單武老人說,「北軍大營里應該有能夠聯繫上的練氣士。」

丹純點點頭,他覺得這倒是個辦法。

……

「你可以下來了嗎?」霍衛背着山山姑娘走在空曠的山洞中,腰部傳來的痛覺讓他只能苦笑。

「待會兒找個安靜的地方。我要用儀式確認一下方向,到時候再下來。」

「好……好。」霍衛知道這是山山姑娘對於自己之前嘲笑她的懲罰。

前行數步霍衛忽然又問:

「對了,師……師父,你之前給我講盤古開天地的傳說的時候說是一本古書叫……叫什麼《左伯傳》記載的對吧?那本書是誰寫的啊?他怎麼知道這些故事?他是什麼時候寫的這本書啊?」

霍衛決定旁敲側擊一些和《春秋》有關的消息,正好自己一路上問的奇奇怪怪的問題也不少,現在問這個山山姑娘也不會覺得奇怪。

「《左伯傳》的作者是一個叫異源的人,據後來人的推測這個異源應該是一個先秦時期練氣士的化名,至於他為什麼知道這些傳說以及已經成書的時間就不得而知了。」山山姑娘解釋道,其實山山姑娘確實是個好老師,因為每次回答問題的時候她都非常認真。

「就像先秦的歷史一樣?」霍衛問。

這個世界雖然和霍衛上輩子的歷史很相似,但是很多地方都有不同,比如說在這個世界上秦雖一掃六合,但是秦皇卻沒有自稱始皇帝,也沒有後代甚至沒有死在巡視國土的路上,而是被數位練氣士給殺死的,傳說他的頭顱還被某個谷德學練氣士做成了封緘物。

所以就像霍衛知道的,先秦時期的歷史是一團迷霧,大家雖然知道秦一掃六合滅了齊楚韓燕趙魏,但是在此之前發生了什麼都只有一些零星的小故事流傳下來。據說造成這個現象的原因是秦皇在屠殺練氣士的同時還收繳各國的史書將其焚毀,因為在秦皇看來自己才是統一天下萬世的開端,過去的歷史毫無意義。

「的確是這樣。」

「先秦古書所存確實極少包括練氣的書籍也是如此,像《左伯傳》這種半歷史半傳說混淆不清的書籍都算是對於先秦歷史記錄最清晰的古書了。而且還有很多練氣士覺得像《左伯傳》這種書里還隱藏了一些先秦的練氣法門,所以有不少練氣士還會和埋頭這些書里苦讀呢。」

「哦?還有別的這種書嗎?」霍衛好像來了興趣。

「有,很多,不過大多數都是些沒什麼意義且不具備可信度的雜書比如《補三皇五帝考》《新山河錄》,那些真正有意義的應該已經被焚毀了。」

「其中絕大部分都是史書,像《齊書》《魏書》這些記錄先秦時代歷史的官方史書都只能在其它書的里看到一點隻言片語,而像著名的《春秋》《禹貢》《堯典》這種記錄更為久遠時代的古籍更是只留下名字了。」

。當他在現實中召喚出遊戲里的白蓮時,他凝望白蓮整整一夜,想了很多很多。

方舟天地到底是什麼遊戲?

它竟然可以影響現實!

師傅的真實身份到底是什麼?

他與太極山有關聯嗎?

他為什麼要收我為徒?

……

無數的問題如潮水般湧來,師傅卻在閉關,

《從姐姐開始的娛樂》第兩百六十四章別動,我在給你治病看着伸到面前的手指,上面戴一金一銀的戒指,老人好奇的問道:「你這個,別人真的使不了?」

「對呀!除非我沒了,而別人只要想從我本人身上得到價值,基本都拿我這個沒辦法的,何況,這麼多年了,裏面那點東西已經被我用完了,任何仔細調查過我的人,都會盤算到底是直接要這個戒子有價值,還是要我本人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828章比試 隨着時間的推移,江塵體表的魔神之血漸漸消散,他的身軀露出,血色鬼火依然不敢靠近他。

「給我破!」

江塵大喝一聲,天命道法不斷運轉,將整個鬼火谷的靈氣吸收,這其中也包括蘊含大量能量的魔神之血。

血色鬼火似乎感受到天地靈氣的流逝,一個個均是圍繞着江塵瘋狂打轉。

它們想要阻止江塵,可又不敢近身,只能在一旁干著急。

「怎麼回事?天地靈氣怎麼都被吸收了?」

魔神神色驚訝的看着江塵,他還指望着依靠這些天地靈氣蘇醒,卻不想被江塵截胡了。

「我居然搶不過一個靈武九重的小傢伙?他修鍊的到底是什麼功法?」

按常理而言,他掠奪天地靈氣的能耐不可能比江塵弱,這麼說來唯一的問題就出在了功法之上。

功法也分三六九等,越是高級的功法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越快。

「而且……他吸收了這麼多魔神之血,居然還沒爆體而亡?」

魔神很清楚魔神之血中蘊含的力量,他實在不敢想像江塵的身軀到底強到什麼程度,居然可以吸收如此之多的魔神之血。

江塵身上發生的事情已經超出了他的認知。

「怎麼?是不是很失望?就你那區區魔神之血也想毒害三哥?」

唐虎發現魔神表情複雜,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嘲諷的機會。

「我三哥生來不凡,你這等邪物怎能傷到他!」

不管怎麼說,見江塵非但沒事,而且修為還有所提升,幾人心中都鬆了口氣。

「哼,無非就是功法和體質有些古怪罷了,待我蘇醒之時,爾等都難逃一死!」

魔神雖說心有古怪,但該有的自信還是有的。

「該死!天地靈氣都被這小子給吸收了,等靈氣徹底恢復也是幾十年後的事情!」

魔神滿目殺意的盯着江塵,此時他對江塵的殺意甚至超越了江秋和唐虎。

「壞我好事,你該死!」

魔神滴血的瞳孔迸射出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朝着江塵奔去,這道力量將他之前吸收的靈氣消耗了一大半,由此可見他對江塵的殺意有多強烈。

江秋和黃欽天見勢不妙,下意識的想要擋下這道攻擊,可奈何那道攻擊速度太快,直接讓他們撲空。

「完了!」

兩人心中暗道一聲不好,眼中滿是焦急之色。

「轟!」

然而就當那道力量快要接近江塵的時候,江塵背後忽然升起紫色雷霆,而且這些紫色雷霆還凝聚成一座恢弘無比的雷霆宮殿。

在這座宮殿之上赫然雕刻着三個氣勢磅礴的大字『南天門』,這座宮殿漂浮在江塵背後,宛如天宮,而江塵更像是這尊天宮的主人!

伴隨着這座雷霆宮殿的出現,江塵周邊的血色鬼火盡數被消滅,諾大的鬼火谷瞬間安靜了下來,顯得無比寂靜。

而那道恐怖的力量更是如泥牛入海一般,消失的毫無蹤跡,根本沒有傷及江塵絲毫。

「天宮異象!怎麼可能?他區區靈武九重怎麼能引發如此恐怖的異象?」

魔神眼中此刻充滿了恐懼之色,難以置信的看着江塵。

天宮異象一般只有那種大氣運者才有機會可能誕生,在天湘國的歷史上從未有人覺醒過天宮異象。

最讓魔神恐懼的還是江塵如今還只是靈武九重便覺醒如此恐怖的異象,這以後還得了?

天宮異象的誕生讓他身上的氣勢衰減了不少,眼中除了恐懼還是恐懼,不復往日的囂張。

江秋幾人則是鬆了口氣。

「就知道三哥吉人自有天相,不過這異象太過嚇人,以前我怎麼就沒看出三哥如此不凡了?」

江秋拍了拍胸口,眼中綻放着一絲異彩。

「江塵師兄果然是氣運之子,靈武九重就能覺醒如此異象,恐怖如斯!」

這是黃欽天第一次見到異象,雷霆天宮的恢弘大氣深深將其震撼。

「真正算起來我三哥如今修鍊還不足一月,能引發如此異象,第一天才非他莫屬!」

唐虎是一步步看着江塵修鍊,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達成如此成就,別說天湘國了,這在南域九國中當屬第一。

天湘國在南域九國中整體實力較弱,但江塵這般天賦當之無愧的南域第一,至少唐虎是這樣認為。

待到異象消失,江塵睜開雙眼,修為已突破元武境一重,而鬼火谷此時也變成了一個毫無天地靈氣的地方。

「幸虧有魔神之血的力量,不然恐怕還無法將天命道法突破第二重。」

江塵是清楚地感受到突破天命道法要消耗多少靈氣,想到這裏江塵也是頭皮發麻,這還只是突破第二重,要是在之後那需要的靈氣可是一個天文數字。

「恭賀江塵師兄突破元武境,修鍊一月不到便突破元武境,師兄真乃絕世天驕!」

黃欽天連忙道賀,特別是知道了江塵修鍊的時間后,他對江塵更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修鍊一月便突破了元武境?哪怕是魔道功法也無法做到!」

魔神無比震撼,不得不說,今日江塵給他帶來的震撼太多。

之前他最看不上的就是江塵,他也不理解為何這些人都要保護江塵,現在他算是明白了。

「早知道這樣就該趁他修鍊的時候下手,該死!居然看走眼了!」

魔神現在最後悔的就是沒有早點將江塵斬殺,以至於錯失了最好的時機。

「小子!你吸收了我的魔神之血居然毫髮無傷,是否也修鍊了魔道功法?」

魔神愈發覺得江塵不凡,想要跟江塵攀點關係。

「放屁!我三哥一身正氣,怎會修你魔道之功法,休要信口開河!」

唐虎是看着江塵踏入修行一途,太過了解,根本不可能修鍊魔道功法。

「小子!我觀爾等均是天驕,不如加入我魔道,我保爾等傲視天下,如何?」

魔神如今一時半會兒無法完全蘇醒,他只能憑藉一張嘴忽悠一下江塵他們。

「大可不必!」

江塵搖了搖頭,他聽說過一些魔道之人的事情,那簡直是喪盡天良,對魔道之人是沒有一絲好感。

你听风在吹 。 在柳昱風滾燙的唇即將落到她臉上時,她突然猛烈反抗起來。

「柳昱風!你清醒點,不要這樣!」

她大聲地叫著,從他身下掙扎了起來,拔腿就跑。

只是,房間就這麼大,柳昱風又是身高腿長,她能躲到哪兒去?

喪失理智的柳昱風已經徹底被慾念控制。

他再次朝秦舒撲了過來。

秦舒雖然在躲閃,卻也有意識地朝攝像頭所在的方向跑去。

在柳昱風衝過來的時候,她驚惶地叫了一聲,往旁邊躲開。

柳昱風撞在桌上,將攝像頭撞在了地上。

秦舒趁機一腳踩了上去。

咔擦!

記住網址et

攝像頭裂了。

與此同時。

露台這邊的韓夢正興味十足地看著屏幕畫面里驚慌躲閃的秦舒,準備欣賞一出好戲。

嗶地一聲,屏幕驟然黑掉了。

她立即不悅地質問道:「怎麼回事?!」

下屬說道:「小姐,應該是攝像頭被摔壞了,要不重新安排一下?」

韓夢哼笑了一聲,「好戲正在上演,怎麼能這個時候去打擾人家的興緻?」

說完,吩咐下屬:「你們倆去門口守著,聽聽裡面的動靜,等他們差不多快好了的時候,我再親自幫他們……做個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