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 Sep 29th, 2022

溫惜明白勞切爾的心情。

她很理解。

回憶雖美,但是結局殘忍。

一遍遍的回憶殘忍的事情,是一件更殘忍的事情。沒有人願意一直在殘忍中度過的。

勞切爾看著溫惜,「你男朋友很愛你,他比你想象中的要愛你,你也是一個值得被愛的女孩,祝福你們,希望你們有一個好的結果。」

溫惜沒有想到勞切爾會對自己這麼說。

他會比她想象中的要愛她嗎?

溫惜抿著唇。

她的目光中有幾分不敢置信。

勞切爾笑了,「或許陸先生是一個喜怒不行於色的男人,所以他很多愛沒有表現的這麼深,但是他的血液流淌中,一定都是你的名字。」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最新章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藺暖年、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全文閱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txt下載、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免費閱讀、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藺暖年

藺暖年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重生九零:麻辣嬌妻惹不起、金牌經紀:大佬都是我的崽、重生九零:硬核少女惹不起、

。 夜晚李安安去孩子們房間,看到三個小傢伙只是累了,睡得很香甜,轉身離開。

之後回了自己的房間,往書房看了一眼,不知道褚逸辰在處理什麼事,兩人從花園回來后,就一直在書房。

書房李程滿臉通紅,他信誓旦旦要去抓李安安的狐狸尾巴。

結果被打臉,一無所獲。

「我等了這麼久,你就給我這個答案。」

褚逸辰語氣冰冷。

「抱歉總裁,活動現場有部分監控毀壞,剛好包含李安安化妝間那處。」

他沒料到會是這種結果,讓人恢復完全沒用。

褚逸辰來火「以後不準再懷疑她,我都說了她那麼柔弱,害怕都來不及,怎麼可能做那種事!」

李程「……」

已經無話可說,褚妍不會在這件事上冤枉李安安的。

畢竟殺子之仇,不共戴天,她不會用這種事冤枉李安安。

只怪他沒用,讓總裁繼續被李安安牽著鼻子走。

总有奸臣想害朕 李程無奈走出書房,剛好看到李安安站在房間外,朝著他似笑非笑。

李程那股就是她做的感覺又來了。

但他沒有證據。

李安安驕傲回房間,她猜李程一定查看活動現場監控去了,畢竟金辭炫死了的消息已經傳遍了。

褚妍也指證自己,李程一定會告訴褚逸辰,還會添油加醋。

她怎麼可能讓他查得到。

監控早就毀掉了。

褚逸辰出了書房回卧室發現李安安不在房間,去了客房,發現門已經鎖上了。

「安安,回房間睡。」

不抱著她,他睡眠不好。

李安安蜷縮在床上「今晚我想自己睡,好不好?」

她太擔心自己臉上的疤痕被看到。

褚逸辰失望,但還是說「好,那晚安。」

李安安鬆口氣。

清晨起來,三個小傢伙已經歡快在樓下跑了。

「媽咪,很多人喜歡寶寶。」

「是嗎,媽咪真為你高興。」

寶寶又驕傲的纏著她抱,一會兒,又和兩個哥哥嘀嘀咕咕的去了。

李安安總覺得他們有事瞞著她,而且不是什麼好事。

不過她要去機場了。

褚逸辰也下樓,看著精神不太好。

「昨晚沒有睡好?」

李安安問,雖然還是帥氣,但不是很精神。

「有點,你不在我睡不著。」

李安安竟然有點愧疚,彷彿自己做錯了事。

「那我晚上陪你睡。」

褚逸辰臉上露出炫目的笑容「好。」

李安安就有點不高興,自己怎麼就這麼容易心軟呢。

「要出門?」褚逸辰問。

「是,要去機場,我哥和嫂子要走了,我去送他們。」

「我陪你一起去,也該見見他們!」

「不用了,你忙吧,我自己去就行了,楊霞來接我。」

「今天公司沒什麼事。」

李程嘆氣,明明有一個重要的會議。

「嗯,好。」李安安同意了。

「媽咪,我們也要去」

三個孩子從沙發上下來,抱著李安安的腿,纏著她要去。

李安安拒絕「不行,下次。」

她擔心褚妍會過激,不能讓孩子和她一起。

「褚管家,麻煩帶他們去樓上玩。」

褚管家微笑點頭,寶寶不高興的往樓上走。

「哼哼,不帶寶寶去,哼!哼!哼!」

李安安看她氣嘟嘟的樣子,簡直想笑。

偷香 白若從衣櫃里翻出一件月白色輕紗裙,隨意用一支白玉簪子束起青絲,畫上眉黛口脂,宛如九天之上的仙子。

收拾好形象,挑了一條弟子多且去藏書閣最遠的路,有弟子問好,便回一抹微笑,留下一個仙女的背影。

修仙不是絕六識。

白若底子好,只是從前心有所屬。

對付白蓮花的最好方法就是比她更白蓮,裝美和柔弱,不比偷心難?

[主人,你聽,那幫弟子在議論你誒!]

「你們,有沒有發現白若師姐這次回來好像變了?」

「變的更好看了,就像仙女一樣!」

「而且更親近我們這些弟子!」

「對啊對啊,剛剛我沖師姐打招呼,她不僅回應我,還衝我笑!」

「我也是!我也是!剛剛我想讓師姐指點指點我,本來都已經抱著不可能的心態,結果師姐讓我明天去靈台找她!」

「師姐之前冷冰冰的,這次回來,我感覺白若師姐要是一直保持這個狀態,哪裡還有她沈妙的仙門弟子仙子之稱!?」

「就是就是啊……」

「……」

白若勾起嘴角:

「看,這不是手到擒來?」

[是是是!主人威武!]

從宿舍到藏書閣,白若在哪出現,哪裡就會議論紛紛。

白若聽到最多的話,就屬「白若自然是比沈妙美一些」。

剛踏入藏書閣,一眼便可以看到沈妙挽著百里策的手,一臉「天真無邪」的請求指教的模樣。

一名弟子看到白若來,前來行禮,白若依舊回個微笑,不慌不忙走到沈妙所在的書架另一面。

看著沈妙的眼睛,笑了笑。

沈妙瞪大眼睛,看著白若,她親眼看見白若死在玄蛇洞內,怎麼可能又活著回仙門!

「妙妙,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沈妙收回心思,看著百里策勉強露出一個笑容:

「沒有,百里哥哥,只是還是有些不太懂這個心法,我,是不是太笨了啊?……」

沈妙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白若一個女子看了都想要把她抱在懷裡,百里策又怎麼抗的住?

「不急,可能是我教的不好,剛好,白若師姐在這裡,她對術法和心法一向精通,咱們去請教請教,相信師姐不會不教咱們得!」

百里策一邊安慰,一邊把右手放在沈妙的肩上輕輕安撫。

在百里策看不見的地方,沈妙沖白若得意的笑著,白若自然不理會,繼續翻看竹簡。

[主人,他們要過來了!哎呀!那女的身上噴的啥東西,霶臭!]

[小賤賤,你這話說到我心坎里了,沈妙可能直接拿香薰沐浴了。]

白若忍住捏鼻子憋死的衝動,面帶微笑看向來「請教」兩個人。

「師姐一向精通心法,師弟有一心法不太懂,可否能夠指教一二?」

白若不太明顯的翻了一個白眼,在外人看來,她就是在笑著回話:

「不好意思,不能。」

百里策尷尬到不行,從前白若都會追著她給他教心法,今天怎麼回事!

百里策收起臉上破碎的笑容,又從新擠出笑意,咬著后槽牙,「不知,師姐為亻……」

「我不會。」

白若的回答乾脆又利落,絲毫沒有給百里策一點兒面子,不,裡子都沒有。

一旁的沈妙自然不會放著刷紅臉的機會不管,握住百里策的手,硬生生從眼眶裡擠出兩顆鱷魚眼淚:

「師姐,整個仙門都知道,師姐曾對百里哥哥有愛慕之情,現在,百里哥哥和我在一起,你一定心有不甘」

從前,白若在,她做的一切都沒有人看到。

好不容易,她得到百里策,明明已經死的人,為什麼還要出來禍害人!

轉頭含情脈脈的看著百里策的臉,露出一份決絕:

「但是,你恨我就好,為什麼還要恨百里哥哥,這裡這麼多人,好歹百里哥哥也是長老的關門弟子,你這樣,也太拂百里哥哥的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