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冰道:「我回江州了,不得去看看阿姨?」

葉秋這才明白白冰的用意,笑道:「也對,是該去家裡見見未來公婆了。」

「什麼公婆?我不承認。」白冰傲嬌道。

葉秋摟著她,笑著說道:「你身上都被我蓋章了,不承認有用嗎?」

「我就不承認,除非……你娶我。」

「放心吧,等將來時機成熟了,我一定娶你。」

白冰聽了這話很開心,問道:「那林精緻和那個秦婉呢?」

「一起娶了。」

瞬間,白冰的臉色冷了下來。

「渣男!」

……

京城。

葉家大宅。

書房裡。

葉老爺子揮毫潑墨,筆走龍蛇,很快在宣紙上寫下一副對聯。

爱上单纯小女人 「虎賁三千,橫掃幽燕之地;龍飛九五,重開堯舜之天!」

一筆一劃,鋒芒畢露。

啪!

葉老爺子扔下毛筆,問道:「葉秋擊敗李明翰,一戰成名,不愧是我葉家的種。只是,少年成名並非好事,對了影子,葉秋現在在做什麼?」

「他在酒店。」一個黑影憑空出現了葉老爺子身後,就像幽靈似的。

「酒店?」葉老爺子臉上出現了疑惑。

影子道:「我們的人彙報說,葉秋昨晚進了一個女人的房間,然後到現在沒有出來。」

「那個女人叫什麼?」

「白冰!」

葉老爺子的眉頭微微皺了一下,說道:「我沒記錯的話,白冰好像是白敬堯老將軍的孫女吧?」

「是的,老爺您沒記錯。」

「白家的丫頭不是定親了嗎?」葉老爺子問。

「是的。」影子回答說:「白冰定親的對象是裴家的裴傑。」

「裴家那小子就是個廢物,難成大器。」葉老爺子不屑一笑,接著說道:「不過,葉秋和白冰交往過密,不是好事。」

「白敬堯身體不行,與裴家聯姻,明顯就是在為自己百年之後的事情布局。」

「葉秋現在跟白冰搞在一起,必然會打亂白敬堯的布局,同時也會得罪裴家。」

「現在的他,勢力太弱了,得罪白家和裴家,對他沒好處。」

葉老爺子道:「得想個辦法,斬斷他們這份孽緣。」

「老爺,您的意思是……」

「我要親自給葉秋尋一門親事。」葉老爺子道:「我看老唐的孫女就不錯。」

影子一震。

葉老爺子口中的老唐,是當今最高掌權者——唐老。

影子明白了,葉老爺子是想通過聯姻方式,為葉秋尋找一個強大的靠山。

屆時,葉秋進京,就多了一份保障!

「老爺,據我所知,葉秋除了跟白冰關係親密之外,身邊還有其他女人,如果跟唐家聯姻的話,唐老肯定會調查他。」影子說。

「無妨。」葉老爺子道:「自古成大事者,哪一個身邊不是紅顏環繞?多幾個女人沒什麼。」

「老爺,有一句話,我不知當講不當講。」

「講!」

影子說:「葉秋想必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世,您給他安排親事,他要是不接受怎麼辦?」

葉老爺子沉默了。

良久。

葉老爺子才說道:「影子,你在我身邊這麼多年,應該明白,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他們母子好。」

「我自然知道老爺是為了他們好。」影子說:「這些年,要不是您保護他們母子,他們不可能活到現在。」

「包括他們當年逃到江州,也是您派我暗中抹掉了他們的痕迹。」

「可您做的這些,他們母子都不知道啊!」

「說不定,葉秋現在對您,對葉家,都懷恨在心。」

影子接著說:「而且,根據我的觀察,這幾個月來,葉秋的性格大變。」

「以前他遇事都是唯唯諾諾,寧願受委屈,也不願惹麻煩,可是最近幾個月來,他一改往日的軟弱,變得強勢起來。」

「在他的身上,我看到無雙年輕時候的影子。」

「您想通過聯姻的方式,斬斷他和白冰的交往,我擔心他會抗拒。」

「你的意思是?」葉老爺子問道。

影子說:「我建議,他感情上的事情老爺您暫時不要插手,讓他自己處理。」

葉老爺子沉吟片刻,突然問道:「無敵在做什麼?」

葉老爺子口中的無敵,就是他的第三子,葉無敵,當今最高首長唐老的保鏢!

「無敵陪唐老在國外訪問,根據行程安排,他們還要去非洲,恐怕要一個月之後才能回京。」影子說。

葉老爺子沉聲道:「通知無敵,即刻回京!」

「老爺,您這是……」

「我擔心葉秋為了白冰會來京城,所以無論如何,要讓無敵把他攔截在京城之外。」葉老爺子說:「葉秋的身份一旦暴露,就會有殺身之禍,連我也護不住他。」

【作者有話說】

第3更。求好評!

。 蒂希琳在雪暴公會待了兩三天,吃好、喝好、睡好,至於風險,則是體重也有上升的可能。

她儘管是騎士,考慮到需要廝殺,以及對力量的要求,會稍微吃的多一些,但她對體重同樣比較在意,點餐時,多挑一些蔬菜和魚肉。

不得不說,雪暴公會的餐廳確實很出色,連續吃了兩三天,都沒感到厭煩的食物。

詢問廚師,這些菜品是怎麼做的,她甚至有想挖牆角的衝動。

「食譜是會長給的。」

廚師的話,又讓她對雪暴的會長越發好奇。

不算上白絲、黑絲,光是大廳的布局、房間的裝飾,餐廳的美味,就讓雪暴公會顯得與眾不同,而且整個大廳的冒險者也不是很多,不知道的甚至以為這是一家高檔旅店或酒店,她也有種度假的錯覺。

現在又知道,食譜出自會長之手……嗯,她覺得她需要靜靜。

沒見到神秘會長,但這段時間,她也對雪暴公會的運營有了一定了解,尤其,白金和鑽石冒險者所在的這一部分公會,它給了冒險者們極大的信任,提供最好的服務和幫助,光是這一點,就讓包括三大公會在內的其他公會汗顏。

同時,公會又沒有堵死低等級冒險者的路,相反,每一名低等級冒險者也很有性質去做適合的任務,且收入可觀,這可能與維澤樹海有關。

此外,蒂希琳也在樓上看了一場「好戲」。

哀之怒嚎的會長康特在此期間來過一次,點名要見會長。

一名年紀不大、名字叫珊多拉的女員工——根據別人對她的態度,蒂希琳推測是一位負責人——面對這名不可一世的會長,始終面帶微笑。

「會長讓我轉告您,我公會曾委託貴公會『討伐大惡魔』任務,火煉成功完成任務,但貴公會並未支付他們酬金。根據貴公會的章程,您需要支付火煉167枚金幣,在您支付這筆錢之前,會長不會見您。請見諒。」

目睹這一幕的蒂希琳抿嘴輕笑,特爾也感到了匪夷所思。

康特竟然會欠火煉的錢?

不過,167枚金幣,確實有點多。

如果康特真沒支付這筆錢,雪暴的會長厭惡他確實有理由。

康特伸出手指,指了女職員,半晌沒說出一句話,氣急敗壞地離開了公會,而那名女職員卻對康特的背影微鞠一躬,之後轉身回到自己的崗位。

從這一點說,雪暴公會的工作人員,在各個方面上,完全可以吊打三大公會。

與那些大公會相比,雪暴唯一的劣勢,或許就是地理位置了。

一連三天,雪暴公會的會長都沒有出現的意思,蒂希琳也不得不將返程提上議程。

儘管得到了母親的允許,但她也不能一直待在這裡。

她終歸還是要回去的。

就在她決定離開的前一天下午,珊多拉來到二樓的餐廳,對她微微鞠躬,說道:「兩位,會長有請。」

「他有時間了?」蒂希琳連忙站起。

「是的。剛剛才有時間。」

蒂希琳平復激動的心情,說道:「請帶路吧?」

珊多拉微微頷首,轉身朝著樓梯走去。

跟在珊多拉身後,蒂希琳腦補了會長的樣貌。

根據之前的推測,應該是一個中年人,體型呢?是胖是瘦?是不是禿頂?

等等……是不是還有女人的可能?畢竟,白絲和黑絲,還有那兩種服飾都很適合女人。

不能排除這種可能。

想到能夠見到這名神秘的會長,蒂希琳內心有種期待,同時,也有些小火氣。

把她晾在公會三四天,著實有些過分。

先把「公主」的身份放在一旁,她可是金主,哪有對待金主如此冷淡的公會?

就在她腦補的時候,珊多拉停在一間屋子的門前,輕敲了兩聲后,從房內傳出了「請進」的聲音。

咦?這……聲音有些耳熟。

蒂希琳與特爾互看一眼,還沒來得及細想在哪兒聽過這個聲音,房門便被打開。

兩人走進房間,視線第一時間鎖定在那人身上,頓時感到大腦一片空白,甚至有種被捉弄的感覺——韋恩靠著椅子,正滿面帶笑地看著他們。

「你……韋恩?你是雪暴公會的會長?」蒂希琳詫異道。

「我好像沒有否認過吧?」韋恩笑道,「兩位,還是先請坐吧?有什麼事,我們慢慢說。」

好像確實沒否認過。

蒂希琳深吸一口氣,調整好心態,又看向韋恩,「你這兩天真的有事?」

「你該不會忘了吧?我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就說了,我要鍛造武器。我不是在開玩笑,我原來的武器被康特毀掉了。」韋恩看著蒂希琳坐好,才解釋道。

「呃……」

還真有這件事。

蒂希琳當時也沒細想,但細想也沒用,她根本就沒把韋恩和公會會長聯繫在一起。

「你多大?」蒂希琳問道。

「19。」

只比我大一歲?

蒂希琳有些不太相信,這麼大、這麼複雜的公會,一個19歲的人很難掌控,但從女僕裝的角度來說,她也能理解,正因為年輕,才喜歡一些花里胡哨的東西。

「兩位找我,應該是有要事吧?」韋恩問道。

「本來是有要事,現在嘛……也不是那麼急了。」蒂希琳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