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隨便你怎麼安排。」何崇沒有一絲猶豫,想總平均分超過京城第一中學壓根不可能,但是能提高錄取率也很不錯了。

「何律不是去你們學校了,他可以幫你分擔一半的活。」

何崇也是幾小時前才得知他的好兒子跑蘭城一中講學去了,也不知道受誰所託。

雲悅精緻的眉眼一挑,唇角掛着三分漫不經心的痞,親兒子就這麼給自己當工具人了?

掛了電話雲悅從一中系統里找到高三所有學生的名單,接着開始分析並拿着筆做記號劃分ABC三個等級。

第二日,她病怏怏的達拉着臉皮下樓,隨手拿了三明治就往外面走,林軒澤看着桌子上的熱牛奶嘆息一聲,將牛奶倒進她的保溫杯跟了上去。

「給你的強化題做的怎麼樣了?」雲悅閉着眼睛微微,頭微微上仰。

「已經做完了,是要再給我安排其他題目?」林軒澤將保溫杯遞給她,現在他已經能心算出題目七八位數內的加減乘除了。

雲悅眉眼一挑,閉着眼道,「差不多了,最近半個月你和顧樾來活了。」

林軒澤疑惑的看了她一眼,沒再說話。

來什麼活?

李宏盛昨晚就接到何校長的電話,說是雲悅答應給其他人補習,具體是怎麼個補習法由她自己安排,讓他聽她的就行。

他今日一大清早就堵在七班等着她了,七班的同學一大早就看見他像一座門神一樣堵在門口,笑容滲的他們慌,不知道他又憋什麼壞,還是昨天被刺激到了。

看到那抹步伐散漫,病怏怏的耷拉着肩膀走過來的身影,他立馬笑着迎了上去,臉上笑開了花。

「雲同學幸苦了,不知道接下來你打算如何?」李宏盛精細的眼睛眯成一條縫,小祖宗總算是答應了。

不愧是校長,這麼容易就勸動她了。

雲悅半眯著沒有睡醒的眼睛,眼角裹着血紅的腥氣,從書包里掏出一疊紙。

「這上面的名字我畫了ABC三個等級,你幫我分一下,方案我也寫在上面了,另外這是三分資料,分別是ABC三個等級,打印出來發到對應等級的人手指,我只輔導A級別的學生。」

少女眼尾上挑,衝破骨子裏的野,尤其是沒睡醒的她,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生人勿進的戾氣。

李宏盛高興的接過去,一眼就看到A級別的學生居然只有20個,按照她的意思是她只輔導這20個,怎麼和他想的有些不太一樣?

少女似乎是看出她眼底的疑惑,卻壓根沒打算解釋一下,丟下一個又酷又野的背影走進七班,趴在桌子上蒙頭就睡了起來。

「……」

他拿着一疊紙回到辦公室,全部看完之後,A等級20個,B等級208個,C等級432個?

這還是不包括七班的情況下,他覺得這個C等級的是她覺得完全已經覺得沒戲了的……

怎麼當初分班的時候就沒多分幾十個人到七班去!

腸子都悔青了。

。 蕭言將鄭樂樂抱住,兩人位置一轉換,成了蕭言坐在凳子上,而鄭樂樂坐在他的腿上,鄭樂樂湊過去,在蕭言臉頰上親了一下。

「而且,這怎麼說也就是小孩子之間的小打小鬧,你要是現在就出面,咱們就是有理的那個,也變得沒有道理了。」

蕭言眼底蘊滿滿意,他愛極了她口中說咱們家時候的聲音、表情還有動作。

「好,聽你的,不過,讓猴子跟着你,不然我不放心。」

鄭樂樂想了想,問道,「猴子不是很忙么,會有時間嗎?」

「這不是你該考慮的。」至於侯子冀那邊,有得有,沒有,也得有!

又侯子冀陪着鄭樂樂,不光是為了護着她,有人跑腿,更是要讓那些沒有眼色的看清楚,自己和蕭家對鄭樂樂的看重。

光是一個侯家,就讓大部分人不敢得瑟。

另外一邊,方初晴和柳葉離開學校,便將那些照片打印了出來。

轉頭沒多久,他們打印的這些東西,就都到了鄭樂樂的桌子前。

方初晴拿着照片就要去粘貼,被柳葉給攔住。

「初晴,咱們現在不能去貼,要是讓別人看到了不好。」

方初晴卻不把這件事情當回事。

「這有什麼不好的,做不要臉勾當的人又不是咱們。」

柳葉蹙眉,開始懷疑方初晴的腦子是怎麼長的,怎麼能這麼蠢。

「就算這樣,咱們也不能讓別人知道把這件事情捅出去的是咱們,你想成為別人嘴裏的長舌婦么?」

聽柳葉這麼一說,心裏頓時一咯噔,方初晴自然是不願意的。

「那好吧,那這個什麼時候貼?」

「最好的辦法就是找人把這件事情做了,不過,要讓人家做着事情,就得……」柳葉說着,就捻了捻手指,看着方初晴包的位置,那要錢的姿態簡直不要太明顯。

方初晴蹙眉,「怎麼這麼麻煩。」她就算聽懂了柳葉話里的意思,但心裏的不悅卻絲毫沒有減少。

那三千塊錢她還沒有捂熱呢。

但是好在她想要買的東西也不值三千,倒也有多餘出來的。

方初晴開始翻包,柳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翻包時候的動作,等看到她從包里拿出一張十塊錢的舊票,眼裏帶上了些不屑。

「好了,這是十塊錢,你去辦吧。」

那趾高氣昂,頤指氣使的架勢,讓柳葉不舒服極了。

她看着手裏的十塊錢,一股火冒起來,這是打發乞丐呢?

「初晴,這點,不夠吧。」

柳葉小心翼翼的問著,心裏卻全是不忿,她可不相信方初晴聽不懂自己的意思,她也因為這一時的不忿,沒有很好的將自己的情緒遮掩住,她的神情讓方初晴看了個清楚。

方初晴冷嗤一聲,「這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說着,她就從包里那三千塊錢裏面,抽出來了一張遞給柳葉。

「就這麼多,這點小事都辦不好,還要你做什麼。」

先是方初晴的反應,讓柳葉臉頰一紅,但是接下來的事情,方初晴那施捨的動作,讓柳葉惱羞成怒。

「方初晴,你別忘了,你根本沒有受傷,你能拿到這筆錢也是虧了我。」

柳葉憤怒的瞪着方初晴,方初晴一臉輕蔑的看着她。

「那又怎麼樣?柳葉,你最好給我乖乖別鬧么蛾子,你爸所在的那個廠子,可是我爸的管轄範圍內呢。」

方初晴話一出,柳葉瞬間被噎住。

她當初也是在知道方初晴的爸爸管轄著自己父親所在的廠子,所以才心甘情願給方初晴當跟班,捧著方初晴。

現在方初晴的話,也是將兩人之間最後的那麼一點遮羞布給扯了下來。

方初晴嘗過了柳葉帶給自己的好處,雖然心裏還是看不起柳葉,但是也不想真的就和她徹底撕破臉皮。

想着,又從包里抽出一張嶄新的一百塊錢。

「行了,這是給你的,加上之前的照相機,都是你的了,畢竟我們是好姐妹嘛。」

雖然錢和方初晴想的有很大的差距,但她也被方初晴徹底點醒了,她不想要她爸的工作泡湯,就只能捧著方初晴,給她出主意。

可就算如此,心裏有多少是心甘情願,有多少是憋著怒氣,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柳葉拿到錢,去找了校外的一個小混混,讓他在大家上課,相對人少的時候,將照片和那份信貼在公示欄上。

小混混拿到錢,找准機會就去把東西貼了上去。

他看着手裏的十塊錢,嘖嘖稱奇。

「現在這學生,壞的很啊。」那信里的內容他都看了,看完他就有點後悔,這錢要少了啊。

嘖,不過要是拿這個當把柄,去威脅那個小丫頭,說不定還能弄一筆啊。

越是想,小混混的心越浪。

突然,一隻手拍在他的肩膀上。

「誰啊。」

剛一轉頭,小混混瞳孔驟然放大。

——

「不會吧,鄭圓圓被包養了?」

「那可不是,你看她那穿的窮酸樣,而且在外面給學生補課,這誰不知道啊,現在被這麼好的車送來送去的,能是什麼人啊。」

「沒想到啊,就鄭圓圓那樣的還能被人包養?」

「嘖嘖,我記得之前那誰追鄭圓圓來着,還被拒絕了,這當了婊子還想給自己立牌坊,也真是為難她了。」

「切,我以前還覺得鄭圓圓人還不錯,現在看啊,真是瞎了眼了。」

剛一下課,鄭圓圓還穿着畫畫時穿的圍裙,身上沾染著染料,剛走了沒幾步,就見周圍人對着自己指指點點。

走在鄭圓圓身邊的好友蹙眉。

「怎麼回事啊,這些人幹什麼。」

班長從對面跑過來,看着鄭圓圓,一臉的擔憂。

「圓圓,你快去公告欄看一下,有人說你被人包養了。」

「被人包養了?怎麼可能,圓圓家那樣的條件,用得着被人包養么。」好友的第一反應就是不相信。

他們是鄭圓圓最親近的人,也是少數知道鄭圓圓家真實情況的。

班長緊蹙著眉,「可不可能暫且不說,咱們快去,把事情先壓下來。」

鄭圓圓將手裏的工具遞給好友。。 算了一些,升級所有建築的需求,白羽讓木池倒了十分之一的洛克神水,轉化了大概1.7億靈元。

早已經準備好的鯤鵬身體開始對一個個的建築進行提升。

智慧殿堂,星門,煉器閣,煉丹閣,太虛坊市全部都在這一刻升到了九階。

到了這個階段,除非洞天能夠成為世界,這些建築才能繼續提升下去,要不然,就暫時只能保存這個水平了。

不過想要由大型洞天升級為世界,這個難度太高,單純靠靈元就能完成的要求,他現在都無法達成。

更別說還有其他的一些特殊要求了。

片刻之後,五種建築就全部升級完畢了。

智慧殿堂的修鍊室悟性加持效果再次提升,到達十倍,而修鍊室的數量也再次增加了一倍,智慧豐碑現在已經可以解析宇宙尊者以下的所有內容,而虛擬世界也再次擴大了十倍,裏面的時間流速也達到了十倍。

前兩者的提升,對於白羽來說,都有很大的作用,但是最後一樣就有一些雞肋了。

雖然天智吸收了無數的知識,包括各種秘法等等,但是依舊是無法在虛擬世界裏面模擬出完整的法則出來。

倒是法則之下的領域力量,可以在虛擬世界裏面完美的模擬出來。

不過,這對於白羽就雞肋了很多,雖然他也很想把虛擬世界提升到完美模擬本源法則的程度,但是也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

要不然,有十倍的時間流速,對於他來算確實算是不錯的幫助。

至於煉器閣和煉丹閣,則是可以煉製更高一階的寶物了,至於價值價格方面能夠賣掉多少,白羽暫時也無法清楚,必須等有成品的裝備煉製出來,才能知道具體的價格。

像之前八階的煉器閣,可以煉製普通不朽的武器,普通不朽制式武器的價值大概在數百混元的價格,當然特殊一點的武器大概是上千混元左右。

九階的煉器閣的話,能夠煉製的出頂級的武器,應該能夠賣到更高的價格才對。

清酒梦话 除此之前,還多了一樣萃取功能,可以從那些破損無用的裝備裏面,完美的把材料重新提取出來,這讓白羽又多了一種賺錢的方式。

星門的話,除了傳送距離提升以外,投影的能力也得到了增強,最重要的一點是星門印記的作用範圍便大了,在留下星門印記的一百光年的區域,可以任意的傳送到哪一個坐標當中,這已經不遜色於那些強者的瞬移了。

最後一個就是太虛坊市,基本沒什麼變化,也就是面積再次擴大,裏面又多出了不少的店鋪來,然後就是搖錢樹再次提升一階,以及輪迴境,太虛童子,萬物寶鑒各自增強了一些。

當然,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因為智慧殿堂的提升,如果白羽重新使用投影覆蓋的話,太虛坊市內的智慧殿堂,同樣會多出一倍的修鍊室,以及再增加一倍的悟性加持。

最重要的是,現在修鍊室,已經是對封侯以下的不朽存在都能起到作用了。

如果白羽現在把這個消息宣傳出去,絕對會在外面引起軒然大波。

畢竟不朽和界主可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從生命層次上來講,一個還屬於凡人,一個則是神靈。

不過白羽暫時不準備宣傳出去,畢竟這無上悟道室之前只能對界主有效果,現在又能對封侯以下的不朽有效果,之後會不會對封王不朽有效果?對宇宙尊者有效果?

如果引起這樣的聯想,絕對會讓整個宇宙中的強者都癲狂起來。

如果哪個種族能夠得到這無上悟道室的話,只要默默發育一段時間,絕對會有橫掃宇宙諸多種族的實力。

所以,即便白羽對於自己的太虛坊市無比自信,但也怕萬一真的有強者通過什麼神秘的手段,找到和他的關聯,那才是真的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