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怎麼辦?一層一層地查?」張臨澤仰著腦袋,望到了頂樓。

Posted On
Posted By violazick66

連續爬80層樓,這會要了老命的。

什麼?你說電梯?這種80層的高樓,你每上一層樓都要等電梯,中間還得調查,那估計兩三天都無法將這棟樓查完。

更何況這棟樓現在只是可疑,萬一沒有結果,還得繼續找地方建築物調查。

警方有多少時間可以耗在這上面?

王濤笑笑道:「不用,一般這種高樓的電梯都是分段的,按照之前柴元交代,他們只坐了一次電梯,所以我們只需要將第一級電梯所能到達的樓層整體查一遍就行。估計也就三十多層。」

。 在隨後的時間裏,胡彪一邊消化著這一個好消息的同時。

打發着讓NEO跑上一趟,具體是跟旭風說不要繼續罵了,他斧頭的事情晚點去找系統看能不能修修,多少費用都由戰隊承擔后。

沒等胡彪好好在南華組織的庫存中找找看,有沒有更多的好東西時。

黑中醫帶着AT兩人齊齊地找了過來,等到靠近了之後,胡彪能發現兩人的臉色都不是如何的好看。

甚至AT的臉上,還帶着因為血脈爆發了之後,那一種濃濃的虛弱感。

想到了什麼之後,胡彪當即就是問出了一句。

「怎麼了、本次的傷亡很大?但是我當時看着還好啊,打仗哪有不死人的好事了,看淡一點就好。」

不曾想到,黑中醫的卻是對着AT示意了起來,嘴裏來了一句:「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情,還是你自己親自跟老胡說吧?」

AT在聞言后,苦笑着對胡彪坦白了:

「上次在伏爾加格勒戰場上,我是靠着吸了毛妹子們主動貢獻出來的好些鮮血,才能及時的恢復了戰鬥力,趕上馬馬耶夫崗的戰鬥。

結果在被系統復活后,我一直就有着想要吸血的衝動。

原本我以為咬咬牙后,這個事情我怎麼也能扛過去,事實上在現代位面的半個月過去后,我吸血的衝動也是越來越淡。

可是沒想到今天的戰鬥中,一看到真正的鮮血,我發現依然是很難控制住自己。」

在這樣的說法之下,胡彪非常的頭疼了起來。

主要的原因,還是胡彪和中洲戰隊的眾人,心中一直有着一個最基本的底線存在,像是吸血這種反人類價值觀的事情,真心有點無法接受。

哪怕是AT吸血的對象,全部是對手也不行。

心煩意亂之下,胡彪對着黑中醫問了一句:

「想要吸血這種事情應該屬於內科的範疇吧?我尋思著老安那麼一個西醫也搞不定這些東西,要不你想想辦法?」

隨後,胡彪又對着AT說了一句:

「AT、你也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壓力,先讓黑中醫看看有沒有辦法給你調理一下;實在不行我們再去找系統,多少點數都給你搞定這個隱患。」

「行吧!」黑中醫和AT對視了一眼后,最終是如此地答應了下來。

(有關於AT血族血脈的問題怎麼破?大家給點建議唄)

次日一大早,韶關老鴉山這裏的土著們,開始不斷的運送往陽山地區;這是胡彪他們打算集中全力,先將那裏建設出來。

當然,老鴉山這裏也不會放棄。

今後的時間了,這裏會遷移過來200來名原中洲部落的資深成員,他們將以武裝移民的方式出現在這裏。

在這裏先進行一些簡單的開荒和耕種,胡彪不求他們能給陽山總部那邊,回饋多少的糧食回去。

僅僅是能養活自己就好,算是將這一塊區域佔住再說。

也是在開始返回的時候,胡彪看到了那一台費了好到的功夫,才是裝上了大船的蜘蛛型裝甲上面,兩個在關節處斷掉了的機械腿。

特么!當時的追風砍的有多過癮,胡彪現在看在眼裏也就有多麼的鬱悶。

主要是他看了一番之後,發現其中的關節構造還挺精密的。

不是說用先用電焊將斷裂的金屬面給焊上,再將砍掉的線路給接上就行了;真要這麼做,估計會非常的不靈活。

一想到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可以將這樣一件強大裝備修好的事情。

還別說!胡彪現在都有了想要跳着腳罵街,罵上追風兩個小時的衝動來。

*******

時間:第6天。

地點:陽山、小江鎮、雙山,也就是當前中洲部落煤炭和鐵礦,這兩項原料的唯一來源地。

「兄弟們,一個個都給我加把勁啊!要是今天的工程進度讓我滿意了,晚上每人獎勵一兩紅燒豬肉,還有二兩的糖醋魚肉,玉米麵餅子這些更是管夠。」

手裏舉著一個鐵皮喇叭,站在了一塊大石頭上的火車司機巴子。

一邊用手插著腰杆子,一邊在嘴裏用力地吆喝了起來。

而在巴子這樣的一聲吆喝下,在他周圍的500多人立刻是歡呼了起來,隨後手中原本就是賣力揮舞的勞動工具,那是揮動的頻率更高了起來。

主要是這些基本上,都是最近才加入了中洲部落的成員,早就被這裏美味的食物給征服了。

只要能吃飽、吃好,這些人不介意付出自己的勞動力。

他們介意的是,就算累死、累活也是填不飽自己的肚皮。

在他們的忙活之下,一條還在坡度上還能勉強接受的路基,正在逐漸地一點點成型了起來。

需要說明一下的是,就在巴子等人所在這一個大工地,離著不到二三十米的地方上,就有着一條鋪着碎石的沙土路。

此刻正有好多大型的拖拉機、大卡車,身後的車斗里裝滿了黑色的煤塊和灰色的鐵礦石,正在冒着黑煙行駛着。

沒辦法!隨着中洲部落工業建設,已經是大規模的展開了。

水泥、鋼鐵、發電這三個工廠,基本上已經是開足的產能開始進入了大生產模式,因此在煤鐵這些原材料上需求量就是驚人了起來。

這樣一來,不但是煤鐵聯合開採這裏24小時不斷作業;中洲部落的車隊,也是進入了連軸轉的模式。

绮依 因為可以看出,巴子們當前正在修建的這一條路基,具體上的作用並非是用來當成公路使用的,而是為了建設火車鐵軌的。

在中洲戰隊規劃中,初步是打算建設一條長約30公里的距離。

也就是從煤鐵礦聯合開採的所在,直通工廠區的一條鐵路;這樣一來就能將日常的礦車運輸隊來回,這樣一部分巨大的油料消耗給節省下來。

誰叫鐵路前期修建的成本巨大,但是一旦修好可以受益好些年的時間了。

對於這樣的一項計劃,具體的責任人自然是火車司機巴子;接到了任務之後,巴子就是硬著頭皮上馬。

幸運的是,在前期的規劃中巴子發現,本次鐵路修建的線路居然是遠遠比起自己預想的要簡單一些。

最為關鍵的一點,是不用修建大型的鐵路橋,這種需要技術含量的地方。

為此需要付出的代價,是火車線路的坡度會大一些;但是到時候只要採用兩個火車頭,一個在前面拉、一個在後面推,還是能夠正常的使用。

而花費了3天的時間,確定了這一條鐵路修建路線之後,剩下鐵路鋪設的事情就相對簡單了好一些。

無非是機械數量不夠的情況下,會在人力使用需求上比較大;但是最近隨着吸收的人員越來越多,胡彪可是沒打算讓這些人吃白飯。

在胡彪的計劃中,可是會將這一個鐵道施工部門,工人的數量達到3000。

另外在末日世界木料稀少,沒有辦法製造枕木的情況,解決起來也是比較的簡單。

沒看到後面一點的位置上,則是200來人正用着運來的碎石和鋼筋、水泥這些,開始澆灌著一條條水泥枕木么。

其中有些前段時間澆築好的枕木,過兩天就能開始使用了。

屆時的火車司機巴子,就會帶着這些人鋪設路基,然後教他們如何安裝鐵軌上去了,如何保證一個基本的平整。

而在更遠的地方,風炮機的響聲在不斷咆哮了起來。

那是從採石場借調的工人們,正在鐵路的必經之路上打着炮眼,打算將那些攔路的巨石炸掉。

話說!這還是火車司機從小到大,第一次指揮這麼多人了,一時間看着自己一句話下去,近千人附和的場面。

打小也就是做過班幹部巴子,可是覺得自己牛逼壞了。

。 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兩個傢伙,一前一後唱雙簧,目的是什麼,我都脫口而出。

「確實好奇,但鳩說的更加重要些,如果沒命了,看這些也毫無意義。」

「想不到劉先生也是這種無趣的人。」劍不爽的冷哼一聲:「沒關係,你們不去我自己去!」

「放肆!」氣的鳩大喊一聲,「回來!這是命令!」

劍咬牙切齒,沒有繼續向前,而是跟隨隊伍一起,要麼找機關,要麼百無聊賴的坐在台階上。

即便聖杯是假的,可周圍的建築都是真的。

「我找到一個東西,有可能是開啟出口的機關。」太修自從知道了鳩的身份,跟只哈巴狗一樣,恨不得貼到她身上,當牛做馬。

我是不能夠理解他這種甘願做別人走狗的心理。

但不得不說,就太修這個發現,還是具有相當的洞察力的。

「你是怎麼發現的?」就連鳩都很詫異。

太修興奮的解釋道:「因為這個。」

從手指摘下一顆翡翠扳指,如果不是近距離仔細瞧,還發現不了它的奧秘。

「這叫玉翡扳指,如果周圍的磁場有異動,它能夠第一時間感知,但由於能力有限,大型磁場範圍領域可能起不到什麼效果,但用在找出口方面,還是得心應手的。」

「那還真是不錯,好好保留着吧,是個寶貝。」

得到鳩的誇讚,太修忙不迭的點頭,更像一隻狗了。

在找到出口機關后,負責研究的只有我和旁邊的虹。

在基礎資料上面,我曾經了解過關於這貨的背景,不然也不敢讓夏末放心大膽的選擇一個娘炮。

重點在於,機關術方面和零件組裝,這傢伙是個能手。

好在終於派上了用場!

在虹的重點幫忙下,開關終於修好,能夠重新開啟。

但我的心中還是有些放心不下,也許應該回去看看,至少經過確認聖杯真的平安無事。

正當第一個人,也就是打頭的徐兵想要過去的時候,聖杯的投影突然消失,這讓在場的都驚呆了!

「怎麼可能?」最慌張的是鳩。

聖杯代表什麼,沒有誰比她更清楚。

處於好奇,將夏末拽到角落,直接問道:「這件事和你沒關係吧。」

她果斷的搖頭,還十分生氣道:「就算再小心眼,也不至於到這種地步。」

「難不成我在你心裏是個壞人的形象?」

「那倒不是!」夏末趕緊否認道。

「只是聖杯非同小可,如果真的消失不見,我們還是要原路返回去確定一下比較好。」

她繼續說道:「萬一在這洞窟中真的有別人藏匿呢?」

「你是說黃雀在後?他順着我們走過的路,過來專門竊取聖杯?」

夏末愣了一下:「這個我無法保證,也許只是普通的盜墓賊而已。」

鳩也開始心慌,雖然消失的是投影,在場的人都明白,如果不是小孔另一面的聖杯消失了,就是有人故意將小孔移動或者乾脆遮掩住。

這樣做,都能夠讓這種投影消失。

而兩點都指向一處,那就是古墓中肯定有別人藏匿其中。

不知為何,我突然想到了孔家的老道士。

自從瘋人院事情結束不久,孔家似乎沉寂了不少,而關於老道士的事情,幾乎聽不到多少了。

曾家也對他的身份絕口不提,只是緊緊咬住孔家這隻駱駝不放,勢必要將這座大山搞垮。

「好吧。」我說道。

其實自己心裏也十分好奇,在牆壁的另一面究竟有沒有人,或者那個盯着我們的盜墓賊是誰。

如果真的是他竊取了聖杯,洞穴里沒有任何變化,也是一件好事。

起碼證明,風惡魔沒有被聖杯封印。

聽到我的分析后,眾人覺得有道理,紛紛點頭。

「不能全去。」太修站出來道:「咱們兵分兩路,派人在這裏守着,免得那個賊再回來,逃跑掉就糟糕了。」

「說的沒錯。」旁邊的鳩也跟着道。

「這樣,我跟劉子龍,虹,還有……」在頓了頓之後,鳩無奈的指著夏末道:「四個人去,沒問題吧。」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