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姚佳彤女士出價五十萬,還有沒有更高的?」老者淡淡的說道,即使出現這樣的價格,他也依然平靜如初。

Posted On
Posted By rosalynhuerta59

錢少華冷笑道,「這把刀本少看上了,一百萬!」

一把刀一百萬!

而且還是一個贗品!

雖然出自鑄刀大師佐佐木盛田之手,但也不至於花這麼大的價錢買回去吧?

眾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姚佳彤的身上。

姚佳彤面無表情的舉起競價牌,「一百五十萬。」

「兩百萬!」

錢少華冷笑道,「姚小姐,你還是別和我競拍了,你競爭不過我的。」

姚佳彤剛想舉牌,卻被燕北按下了手,「放棄競價。」

她扭過頭,看到燕北微微眨眼,瞬間就明白了燕北的意思,立刻停止了競拍。

見姚佳彤竟然真的不拍了,錢少華頓時笑了起來,「這就是燕家和姚家聯手后的財力嗎?太讓我失望了吧!」

眾人也都很是不解,俗話說得好,不爭饅頭爭口氣,姚佳彤和燕北卻主動放棄競拍,從氣勢上就直接落敗了啊。

接下來的物品,如果錢少華競價了,姚佳彤都會橫插一手,把價格抬的很高,然後放棄競價。

而當姚佳彤主動競價的時候,錢少華也都會橫插一手,和姚佳彤競價,但最後的結果,全都是錢少華拍走了。

拍賣會接近尾聲的時候,錢少華終於忍不住了,「姚佳彤,你故意和我作對的是吧?」

姚佳彤冷哼一聲,淡淡道,「錢少真不愧是姓錢,果然財力雄厚,我們認輸。」

錢少華被氣得渾身顫抖,剛才他確實是上頭了,但現在他醒悟過來了,剛才姚佳彤絕對是在坑他。

現在他已經買了足足兩億多完全無用的東西了!

「哼,區區兩億而已,我錢家不在乎!古墓地皮,我勢在必得!」錢少華冷哼一聲,雙目死死地盯着拍賣的老者。

老者感受到了眾人目光的壓力,但他依然平靜如水,古井無波的說道,「下面拍賣最後一件拍賣品,是上京北郊的一塊地皮,起拍價二十億,每次加價不少於一千萬,請競價……」

他話音剛落,競價聲瞬間此起彼伏的響起,遠比方才任何物品的拍賣激烈。

「二十億三千萬!」

抱树 「二十億五千萬!」

「二十一億!」

「……」

價格很快被推到了二十五億的天價。

就在這時,錢少華冷哼一聲,大聲喊道,「我錢家出三十億,誰敢和我搶?!」

直接加了五億!

眾人都吃驚的看向錢少華,這傢伙瘋了嗎?

那塊地皮並不大,甚至可以說很小,僅有一萬多平方米而已,若非地皮下面有古墓,各大家族根本就不會出手。

但即使這樣,這塊地皮的實際價格依然最高只有三十億。

可是錢少華卻直接將價格提升到了最高!

燕北輕笑一聲,淡淡道,「三十億零一元。」

眾人瞬間呆住了。

竟然僅僅比錢少華多了一塊錢!

燕北這擺明了是在挑事啊!

難道是要報剛才屢次被錢少華搶走東西的仇嗎?

姚佳彤連忙捂住嘴,不讓自己笑出來。

她沒想到一直沉默不言的燕北,竟然會在最後整出這麼一番騷操作出來。

看看錢少華那一副像是吃了屎的表情吧,太好玩了!

錢少華頓時怒從心中起,冷聲道,「燕北,想挑事是不是?」

燕北淡淡道,「怎麼,難道一塊錢不是錢嗎?你看不起一塊錢嗎?」

「哼,找死!」

錢少華眼中殺意瀰漫,冷聲道,「我錢家出三十五億!我錢家有的是錢,我倒是想看看你們兩個落魄的家族,到底拿什麼和我們斗!」

燕北淡淡道,「三十五億零一元。」

「你!!「

錢少華氣得直接站了起來,指著燕北怒聲到,「燕北,你別太放肆了!給你臉你不要臉了是不是?這塊地皮是我們錢家早就預定的,你還敢和我們搶?」

燕北看向了後邊,「言語恐嚇拍賣者,這算不算是違規了?」

一邊的治安人員立刻冷聲道,「錢少華,請注意你的行為舉止,若有下次,我們會請你出去。」

這可是上京最大的司法拍賣廳,即使錢少華所在的錢家權力滔天,也不敢在這裏放肆。

膽敢在這裏作亂,簡直就是在狠狠的往刑部閣老的臉上甩巴掌!

。 一頭巨鯨出現在那海浪之間,發出咆哮,一道粗大的水柱衝天而起,直衝天宇,彷彿要將天宇衝破一道口子來。

只見那巨鯨則是張開巨嘴,一股股神秘巨力從中湧現,吞噬著海浪,吞噬著蒼穹!

這是二人在前一天聯手創下的招數,結合了秘法、靈技,威能非同凡響。

「轟轟轟!」

恐怖的轟鳴爆發,雙方的最強一擊在這一刻相遇。

冥炎巨獸咆哮,燃燒的冥炎將擂台腐蝕,甚至連空間都有著被燃燒的跡象。

而那巨鯨同樣不凡,乘風破浪,吞海破天,擁有著可怕的威能。

但一邊是默契無比的同胞兄弟,聯手之下威力大漲,另一邊雖然令得招數相融,但終究不完美,威力增長有限。

一番拼殺之後,冥炎巨獸將那巨鯨擊穿,冥炎附在其上,令其發出陣陣痛苦的吼聲,最終毀滅。

保羅兄弟再度展現出了強大的力量,取得勝利!

四周一道道目光落在他二人身上,天靈有著他們,在雙人戰中便有著一定的優勢,想要擊敗他們那聯手使出的冥炎巨獸極難。

第四場,秦楓登場,而對面走出的則是海皇子!

海妖戰隊接連失利,令得海皇子怒火焚燒,若是這一場再輸了,那他們便是沒了希望。

他盯著秦楓,殺意沸騰,氣勢洶洶。

之前與龍鳳門戰隊對戰時,他排在最後,對於比賽的勝負無足輕重,故而這一輪排在了當中。

但他沒想到,局勢依舊如此不利。

「這一場,本皇子必勝!」海皇子盯著秦楓說道,滿是自信。

秦楓沒有絲毫畏懼,直言道:「你不會如願,這一場后便會確定勝利者是天靈,你們註定失敗。」

「哼!狂妄!就讓本皇子撕碎你!搓一搓你們天靈的銳氣!」海皇子冷聲道。

炎皓仙翁宣布了開始,在台下密切關注著這邊,秦楓與海皇子都有著不小的名聲,實力頗強,而那海皇子殺氣騰騰,以防出現意外。

隨著比賽開始,海皇子便立即催動了自己的特殊體質,召喚出了靈體。

「海皇聖體——海皇聖影,天神降臨!」

一道千丈高的巨影出現在其身後,其手持一柄三叉戟,頭戴一頂紫金皇冠,看去威武而神聖。

其散發出可怕的威勢,宛如無邊無盡、深不見底的大海,壓迫人心。

海皇子乃初入五重天靈尊,這份修為本就不弱,氣勢不凡,而催動特殊體質、釋放出靈體后,威壓更甚,一般的中級靈尊都會受到影響,若是在海洋之中戰鬥,效果更為明顯。

不過,這一招秦楓卻是沒多大效果,他釋放出高級劍尊之威,本就足以抵擋,更何況其身具仙氣,更蘊含無盡煞氣與殺意,這一點威勢還無法嚇倒他。

海皇子顯然也料到如此,在催發特殊體質后,立即展開了攻擊。

那道巨影揮舞著三叉戟,向著秦楓攻去,只見擂台之上瞬間湧現一片大海,其中出現一頭頭靈獸虛影,兇猛異常。 第225章怎麼回事?

「璃姑娘……」花琉璃給了對方一個安慰眼神,繼續與碗里的麵條奮戰。

「怎麼回事?為什麼我全身沒有力氣?」

「老大,咱們中毒了,一定是那兩個人搞的鬼。」

「你們兩個幹什麼這麼對我們?咱們無冤無仇的!」

花琉璃聞言,將碗筷放到地上,冷哼一聲道:「無冤無仇嗎?在我看來這仇恨大了去了,宰相權傾朝野,其門徒無數,燒殺搶奪無惡不作,你們沒少做強搶民女的事吧?大姑娘小媳婦沒少糟蹋吧?」

花琉璃看著軟趴趴躺在地上動彈不得一伙人,又繼續道:「想活命呢,就老實回答本姑娘的問題!想死呢,本姑娘也不吝嗇的成全你們。」說完,面不改色的一刀解決了企圖放信號彈的人。

「你最好放了我們,不然我們公子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把你們全殺了,誰又能找到我們呢?真是蠢的可以。」

「聽說你們宰相府的小小姐嫁了個男人,那男人對她怎麼樣?」

他們還以為對方要問什麼機密問題呢,沒想到竟是些沒營養的話。

「我們小小姐與她相公恩愛有加!」花琉璃甩了甩手裡的匕首,又問道:「那他們有孩子嗎?」

「沒有!」

花琉璃冷笑一聲,又問道:「你們剛剛說宰相夫人過壽辰,你們特意給她準備禮物去了?」

「是,是啊~」花琉璃的眼睛不由瞟上那一排馬車,然後站起身朝著馬車走去,當她先開馬車的帘子時,一道寒冷的劍氣朝著她刺來,嚇的她忙用精神力護住自己,劍距離她一公分的地方再也刺不進去,花琉璃看著一臉蒙圈的面具人,咧嘴笑了笑,一把粉末灑在他臉上,跳著往後移了幾步道:「我說呢那些菜包怎麼可能會護送的了這些東西。嘖嘖~沒想到真正護著寶貝的是你們這些沒臉人!」

沒臉人?那是什麼鬼?

「找死!」

花琉璃一邊躲著對方凌厲的劍氣,一邊哇哇大叫道:「喂喂喂~你好歹是個男人吧?對我一個未及笄的小丫頭痛下殺手,你的良心不會痛嗎?」

「別追我聽到沒?姑奶奶不喜歡老男人~你不能因為我拒絕你而因愛生恨,這對我不公平!」

「有賤(劍)了不起啊?你們這些賤人(劍人)就是矯情!」

黑衣人追殺著花琉璃,偏偏卻連她的衣服都碰不到,不是因為他本事不行,而是對方太詭異,每當他的劍即將砍到她身上的時候,就好像被什麼東西擋住了一般。

說不定這丫頭身上有什麼不可多得的寶貝。黑衣人貪婪的看著花琉璃,再對她進行下一輪攻擊的時候,小一將那些中了軟骨散的人都殺了,跑來幫忙!

只是這麼多馬車裡如果每個車裡都藏著一個面具人,那他們的處境就危險了……

花琉璃想的太對了,為了壽禮的安全,確實是每一輛馬車裡都藏著一個面具人~「還不出來幫忙!」十五個面具人全都從馬車裡跳出來,圍著花琉璃與小一攻擊!

不過花琉璃身法詭異,加上有精神力護體,又能站於空中,這些面目人拿她一點兒辦法都沒有,跑去攻擊小一,結果這小丫頭就在背後放毒針!一連殺了他們三個人,他們才知道,最危險的不是那個大人,而是這小丫頭,剩下十二人,兩個人去攔住小一,剩下十個人攻擊花琉璃,花琉璃被他們打的節節敗退,沒多久就來到馬車堆里,然後從隨身背包里掏出一個小巧的火把,快速用火摺子點燃!

然後嘿嘿笑著,將火把對準馬車,冷哼一聲:「退後,不然我可保不準會不會燒了車裡的東西。」

「不要……」

花琉璃見他們驚恐的樣子,邪邪一笑,一腳踩在馬車上,神識透過馬車板看到裡面裝著好幾個大箱子,花琉璃默念一聲收,將馬車裡的東西收入囊中。

「瞧把你們嚇的!」

「小丫頭,你的侍衛可是在我等手裡,不想讓他死,就熄滅你的火把。」

花琉璃看著渾身是血的小一,瞳孔縮了縮道:「難不成你們車裡的東西怕火?讓我猜猜是什麼?布料?你們說的生辰禮,很可能是什麼珍貴料子,燒了可惜!」

「對對對,燒了可惜。」花琉璃猛然將火把丟到車上,在黑衣人驚慌中,迅速救下小一,神識掃過剩下的十一輛馬車,將裡面的東西全收到空間!最後將昏迷不醒的小一,扛在肩膀上,順便還收了自己的馬車。看了眼趴在地上的黑衣人,數包毒粉灑下,帶著小一揚長而去。

…………

空間里,花琉璃看著小一渾身上下的傷口,這些都是那些黑衣人留下的。

「小空間,他的外傷我能救治,可他的陳年內傷我就沒把握了,用功德點救治吧。」

「你確定?」

「確定確定,這小子也是因為我才受到這麼重的傷。」

「你到有情有義,本空間對你這麼好,你怎麼就不多賺點兒功德點兒?」

花琉璃:「……」是她不賺嗎?她做好事,治病救人不都是再賺功德點嗎?

「你別一臉的怨憤了,本空間幫你救他就是。」

花琉璃沒說話,看著金光點點朝著小一的身體一點點鑽入,將他的內傷治療好以後,花琉璃才開始處理他的外傷,手術室里,她將小一身上的傷口全都縫合好之後,在空間里休息一晚上,直到第二天早上,她才帶著他從空間出來。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