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天賜哥!你還是回來吧!別打了!」這時,孫雨欣和郭麗她們也是都急急忙忙的跑了過來。

Posted On
Posted By vicentebgm

而孫雨欣此刻也是滿臉的擔憂,並且在她的身邊,還有小穎,此刻的小穎也是一臉擔心的看着沈天賜。

這邊的沈天賜也是回頭,看了一眼小穎,然會微微一笑,不過並沒有說話。

而孫雨欣這裏見沈天賜沒有搭理自己,她也是急了,畢竟沈天賜可是她的偶像啊,因此她可是不想看到自己的偶像被對方給暴打的。

「雨欣姐,算了啊……」

「什麼?算了!?難道你要看着天賜哥被那個軍人被打啊?!」雨欣這個時候也是一臉不敢相信的看着小穎。

而小穎也是連忙的搖頭,然後小臉有一抹堅定:「因為我相信天賜哥一定能贏。」

「什麼!?瘋了啊!?你們簡直都瘋了啊……算了,我也不管了!」孫雨欣也是一臉的無奈,隨後就用手撫了撫直接的腦袋,此刻的她簡直就是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話。

沈天賜,一個大明星竟然挑戰董天這個軍人!

並且,小穎還說對沈天賜很有信心!

這邊的董天也是一臉冷笑的開口:「你怎麼樣啊?要不我這裏就先讓你出手好了,只要你能打到我一拳的話,那就算你贏,你看怎麼樣?」

其實對於董天來說,他的功夫真的是並不怎麼樣的,因為他之所以能走到這一步,也靠的不是他自己的實力。

但是即便是這樣,他也是不認為一個娛樂圈的明星,能有什麼能耐呢?在他眼中沈天賜也就只是一個圈兒里的戲子而已!

所以說,就是這樣的人,也配跟和自己比嗎?

而這邊的沈天賜在看了一眼董天後,他也不啰嗦,隨後沈天賜開始慢慢的小跑,接着,沈天賜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在看着沈天賜的那種動作,董天的心也是立馬就是鄙夷起來。

我去,鬧了半天就這點能耐啊,如果這樣的話,那他也就是隨便兩下就能將沈天賜給打趴下了。

不過,對於董天來說,他可不單隻是要將沈天賜給打趴下,而是要要將沈天賜給直接打成重傷的!

這邊的董天在看着衝來的沈天賜后,他的神情也是一狠:「沈天賜,這可是你自找的啊!」說完,董天也就是一拳往沈天賜的臉面上狠狠的招呼了過去。

而一些圍觀的教官在看到這個情況后也是有些不忍心在看下去了,對於董天的能耐他們也是非常的清楚,雖然比不上他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但是要跟眼前的沈天賜這樣的人相比的話,他自然還是綽綽有餘的。

「這個沈天賜也真的是太衝動了,這一回營長恐怕不會在放過他了……」

「這個董天就是整天喜歡仗勢欺人,這一回沈天賜算是踢到鐵板了啊。」

「我看,一會了,咱們也要準備好進行救援好了。」

「……」

你說幾個教官也是開始交頭接耳起來。

而一些同學們時也都要將眼睛給閉起來了。

於此同時,小穎的心情也是立馬就緊張到了極點。

而就在董天的拳頭要碰到沈天賜的時候,沈天賜的臉上也是立馬出現了一絲獰笑,不過沒多久,沈天賜的那獰笑的神情立馬就轉化成了一臉的錯愕。

董天在看到自己的肚子,此刻沈天賜的那有力的拳頭也是狠狠的擊中了他的肚子,而董天此刻也是感覺到了一陣的疼痛直接進入到了大腦:「呃……呃……這、這怎、怎麼可能啊?!」

看到這個樣子,沈天賜也是冷聲:「真是一個垃圾貨色。」隨後,沈天賜就伸手一把就抓住了董天的拳頭,然會沈天賜就麻溜的來了一個過肩狠摔,而董天呢,也直接就被沈天賜給翻了出去。

在看到眼前的這一霎……在場的所有人也是瞬間就目瞪口呆了:「我、去,怎麼?這麼簡單就結束了?」 說完還抬頭微笑看了李安安一眼「沒事吧!」

李安安摸了摸嘴唇,疼得差點要出血了,怎麼可能沒事,但她搖頭「還好!」

韓毅低頭看著孟成「和我回警察局!」

他給人銬上手銬,就要帶走,他母親讓他來救一個人,他本來還以為一定又是無痛呻吟,有錢人磕磕碰碰的,都要報警個無數次,誰知道倒是真的被他逮住了。

雖然這事對他來說有點大材小用,但再小的犯罪也是犯罪!

褚妍給兒子使眼色。

金辭炫攔住韓毅的路「韓隊,這是誤會!」

韓毅握了一下帽沿笑「什麼誤會,我長眼睛了,你們欺負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還好意思說誤會!如果是誤會,讓我也給你來一下。」

不說李安安救過他侄女,就是普通人也絕對不允許!

他就是這麼嫉惡如仇的人!

金辭炫想著要不要打電話去警局,讓局長親自放人,但這是人情,用在管家的身上似乎不太划算!但孟管家今天被帶走了,他丟的是面子!

李安安這時來了一句「和解嗎?」

韓毅也看著李安安,想看她是不是確定要這麼做,其實他也知道並不是重罪,就算把人抓去了,最多也只是關幾天。

如果和解對她有利,那就和解!

金辭炫「怎麼個和解法?」

「我賠償一千塊醫藥費,還有五千塊營養費,我覺得合情合理!再多的,我不會給!」

金恩選其實就破了皮,醫藥費夠了,更何況還有五千塊的營養費,她覺得自己賠償夠多了!

金辭炫被氣笑了「李安安你也太看得起你的六千塊了,不如這樣,你來陪我一晚!如果你答應,這事就算了!」

褚妍覺得解氣!這個女人是褚逸辰看上的,今天這面子算是找回來了。

韓毅冷著臉,剛想罵金辭炫不是東西,就看到一道快得不可思議的身影過來,金辭炫腦袋重重撞向大理石茶几邊緣。

砰!

血花四濺,兩顆白色牙齒帶著血掉在了地上,金辭炫滿嘴的血,疼得身體抽搐蜷縮。

褚逸辰捏著他的脖子面無表情又重重地來了一下。

這時候客廳所有人反應過來,韓毅要去制止,結果被一腳踹到了一邊!他不得不謹慎,不用猜他就知道來的人是誰了,那狂妄的姿態,除了褚家的主人還會是誰。

嘖,金家,褚家,自相殘殺了,明天無聊的時候可以找同事八卦。

「逸辰,你瘋了嗎,放開他,你要打,就打死我好了!打死我!」

褚妍跌跌撞撞地從沙發下來,護著兒子。

就是褚震庭也被震懾到,從來沒見過兒子這麼發怒的一面!

褚逸辰下手還是留了點分寸,不然金辭炫舌頭別想用了「褚氏再讓出百分之五的利潤,算你和你兒子的醫藥費,明年兩家不再合作!」

他將人提起,冷冷吐出這句話,髮絲微亂,胸口起伏,唇色發紅,俊美的臉一片陰沉,說出的話,格外地讓人發寒,不容置疑!

。零點中文網]。 話音剛落,私激懷中的錢夾子里飛出一柄長劍。

伸手抓住劍柄,私激的氣質瞬間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

「怕死不入六扇門,入了六扇門,老子就沒有退過半步。」

聲音低沉,充滿力量。

他手中的劍,似乎感應到主人的決心,竟然微微顫動發出嗡鳴聲。

黑金剛的目光在唐宇等人的臉上掃過,黑黝黝的臉龐上不由得浮現幾分笑容,「蔡老,您應該清楚六扇門的規矩,四爺今天必須跟我們回去。規矩是大老闆定下的,我相信他要是在這裡,也會支持我們做出的決定。」

門外看熱鬧的人都已經被驚呆了。

他們知道蔡紹鈞平時很霸道,可沒想到面對六扇門也如此霸道。

讓他們更沒有想到的是六扇門的這些人,竟然敢挑戰蔡紹鈞的威嚴。

蔡紹鈞可是通玄境中期的修者,江湖上成名一個甲子的人物。

他們實在是不明白黑金剛這些人,為什麼如此不明智的和蔡紹鈞翻臉。

「黑金剛,你確定不給老夫面子?」

蔡紹鈞轉身看向黑金剛,目光冰冷,臉色陰沉可怖。

「蔡老,我敬您是前輩,但規矩就是規矩。」黑金剛不卑不亢,一柄兩米多長的開山大斧從錢夾子中飛出來,被他抓在手中后扛在肩上,雙眼閃爍著濃烈的戰意。

「規矩是人定的,老夫今天就幫六扇門改改規矩。」蔡紹鈞怒極反笑。

周身縈繞血霧的聖像驟然出現,極速脹大,轟隆一聲落地,三米多高,凶神惡煞,目光睥睨的掃了眾人一眼,眼中浮現幾分不屑之色。

隨著血霧聖像的出現,如山如岳的壓力瞬間襲來。

喬沐雪撲通一聲就跌坐在地,嘴角溢出血絲。

隨後是皮皮狼,緊接著就是枷鎖和雨蝶二人跌坐在地。

唐宇只覺背上壓著一座千鈞山嶽,真氣催動到極致,嘴角溢出血絲也硬抗,雙腿彎曲也硬抗,越是硬抗,越覺得壓力增大,呼吸都有些困難了,可他依然硬抗。

撲通……

境界差距太大,他最終還是跌坐在地。撲通,撲通,撲通。

私激抵抗不住了,黑金剛抵抗不住了,屠夫也抵抗不住了,三人也都先後跌坐在地,嘴角全都不停的向外溢出血絲。

「自取其辱。」

蔡紹鈞冷笑一聲。

三米多高的聖像也隨之發出一聲冷笑。

噗噗噗……

静婕 眾人接二連三的吐血。

「六扇門的規矩,以後得改。」蔡紹鈞收了聖像,留下一句話,就大搖大擺的離去。

蔡博嗤笑一聲,也出了包廂。

「想抓我?下輩子吧。」蔡聰耀武揚威的離去。

門外看熱鬧的那些人也都散了。

有人嘆息搖頭,有人冷笑,也有人幸災樂禍。

鎩虎鏟沒走,招呼身邊的幾個保安上前,將唐宇等人都攙扶到沙發上坐下,擺手讓保安們退出包廂,這才嘆息道:「各位爺,俗話說好漢不吃眼前虧,都知道蔡紹鈞是通玄境中期的修者,又何必和他叫板……」

黑金剛搖頭打斷鎩虎鏟的話,「你不懂。」

「今天這事沒完。」唐宇抬手抹了下嘴角,拿出錢夾子取出個小瓷瓶,倒出顆丹藥扔進嘴裡,而後給每人發了一顆丹藥。

皮皮狼將丹藥扔進嘴裡,咬牙切齒的說道:「老子以後死盯蔡家,只要發現蔡家有人觸犯規矩,老子當場就要他命。」

「算我一個。」屠夫神色有些猙獰。

私激看了眼鎩虎鏟,淡淡的說道:「有些話不用說出口,知道該怎麼做就行。」

「我什麼也沒有聽到。」鎩虎鏟立刻表態。

黑金剛服下丹藥后深吸幾口氣,一言不發的起身,收回開山大斧后開門走了。

「大黑不會想不開吧。」私激有些擔心,起身道:「我去看看。」

唐宇起身道:「一起吧。」

眾人雖然都有吐血,但傷勢並不重,可臉面是丟乾淨了。

追上黑金剛一起下樓,唐宇結了賬。

眾人默默駕車離去。

這一夜,唐宇難以入眠。

他終於見識到聖像的威力了,也意識到自己有多麼弱小。就算不畏強權,有著一腔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熱血,可在境界懸殊過大的情況下,這一腔熱血毫無用處。

今晚的事情,讓他受到很大的刺激。

「修鍊,提升實力。」

唐宇雙手緊緊握拳,心中充滿前所未有的鬥志。

得到姬伯傳承后,他覺得自己很刻苦,可現在他覺得只是自己覺得很刻苦罷了。

他從來沒有拚命的修鍊過,大把的時間用在開公司賺錢,煉丹賺積分上。

「今晚這種事情,決不能再發生第二次。」

唐宇心中默默的發誓。

早上來到公司時,喬沐雪正在開門,無精打採的問了聲好。

「打起精神。」唐宇像是個沒事人似地,笑著說道:「人生不可能一帆風順,況且昨晚的事情也不過是很小的挫折,要說丟人也是欺負晚輩的蔡紹鈞丟人。」

喬沐雪看了眼唐宇,搖頭道:「我沒你這麼樂觀。」

「沒我這麼樂觀,就哪裡跌倒從哪裡爬起來。」唐宇神色一肅,「等會我在公司布個聚靈陣,你和我一起修鍊。想要以後不被人欺負,就得擁有不被人欺負的實力。」

「好。」喬沐雪重重的點頭。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