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回來,明知自己是武將,最是嘴笨,還去招惹那個工於心計的女人作甚。」

Posted On
Posted By rosalynhuerta59

「可是……爹」容錚氣哄哄的還要開口辯駁,忽聽樓下喊道。

「十六號。」

容家父子二人同時神情緊張的把頭扭向門口。

後院,雲歸和南離親自攙扶著一老者進了診室。

「這位是鎮國大將軍府容老將軍,戎馬半生,中皇朝的國土他護衛了一輩子,臨了要頤養天年含飴弄孫的時候,突然就聽不到任何聲音了,聽說這幾年也沒少請太醫,但全都無用。」

「嗯,知道了,你們先出去,不要讓任何人進來。」

「好,我們親自守着。」

雲歸和南離轉身走了出去,守在門外,警惕四周。

顏幽幽把容老將軍帶進了葯神1號的空間里,對於這種保家衛國的軍人,顏幽幽有着天生的敬畏和崇拜。

她仔細的給容老將軍做了檢查,發現他是雙側感音神經性耳聾,也就是常說的老年性耳聾。

導致老年性耳聾的因素有很多,顏幽幽又給容老將軍高血壓、高血脂、冠心病等等各項檢查。

發現容老將軍有些輕微的高血壓,但大部分原因還是酗酒、高脂肪飲食引起的,再加上是個常年在外征戰沙場的將軍,練兵的環境又比較嘈雜,多種因素引發了老年性耳聾的發生。

這種雙側感音神經性耳聾,醫學上還沒有辦法根治,在排除了佔位性病變后,顏幽幽決定給容老將軍佩戴助聽器。

通過一套完善的聽力檢測之後,顏幽幽給容老將軍選了一個超小型的助聽器,一系列調試后,容老將軍在黑暗的面罩下歷經多年寂靜無聲的耳朵終於聽到了一個聲音。

「容老將軍,能聽到我說話嗎?」顏幽幽問。

面罩下,容老將軍動了動,從家來之前,他是不抱有希望的,可是現在,他真的再一次聽到了聲音,他再也不用在紙上寫字與孫子說話了。

「聲音大嗎?」顏幽幽又問。

「還一好」面罩下的聲音哽咽。

顏幽幽心裏也不是滋味,兩人從空間內返回屋裏。

「我在你耳道里裝了一個比較小巧的助聽器,那能夠讓你聽到聲音,但它很嬌氣,最怕摔,怕震,怕潮濕,怕明火,所以,容老將軍一定要小心再小心。」顏幽幽把注意事項詳細告訴他。

「嗯,我會小心,我一定會小心。」容老將軍顫巍巍開口。

他心裏激動的無以言表,他知道對面的人就是孫子口中那赫赫有名的葯神醫,他也知道葯神醫的規矩,所以他剋制着想要把面罩摘下的衝動。

「容老將軍一定很好奇?也一定有很多話想問?關於耳朵的問題,等會我會一一給你作答,但是現在我想知道容老將軍確定佩戴它嗎?」

半響,面罩又點了點頭「確定。

「好,現在,我要教容老將軍,如何調試它,如何使用它,如何保護它不被其他人發現。」

「嗯。」面罩再一次動了動。

「那我就將老將軍的面罩摘下來了。」顏幽幽笑了笑。

果然,征戰沙場的人接受能力和適應能力就是快。

衣袖輕輕一揮,容老將軍頭上的面罩飄落。

午後的陽光照在容老將軍身上,也照在了對面戴着面具的顏幽幽身上。

這是容老將軍第一次見到顏幽幽時的情景,在以後的日子裏,這個場景時常被他提起。

顏幽幽也沒有想到,今日過後,這個老人,會是她在這個異世里給予她幫助最多的人。

一老一少,在屋裏一個耐心教,一個仔細聽,直到容老將軍能記住了。

顏幽幽又把各項注意事項,使用方法,保養方法寫了一遍,連同全新的電池遞給容老將軍。

「姑娘。」容老將軍突然說了一句。

「您……」顏幽幽驚訝,低頭看了看自己,不明白自己何時露出了破綻。

「姑娘沒有喉結。」容老將軍指了指自己凸出的喉結。

「姑娘的手指纖細白凈,也不像男子。」

「老將軍觀察細緻入微。」顏幽幽笑了笑。

「姑娘不怕我把你的身份泄露出去?」

顏幽幽搖頭,失笑道。

「不會的,容老將軍光明磊落,您如果想泄露,又怎麼會指正出來。」

「哈哈哈」容老將軍爽朗大笑。

看着面前這個年輕又威名四海的女子,口中直言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隨即把隨身佩戴的一把匕首遞給了顏幽幽。

「拿着,這把匕首跟着老夫征戰沙場幾十載,今日送你,也是師出有名。」

容老將軍快人快語,把匕首硬塞進顏幽幽手裏,大步出了屋子。

然後,又自覺的戴上面罩,對着守門的雲歸道。

「送我出去。」

雲歸愕然,他是知道顏幽幽的醫術,但卻不知她的醫術竟然高超到連耳聾這種病都能治。

一旁的南離順着門縫溜了進去。

神国之上 「我說,你怎麼讓他把面罩摘了?你不怕他……」

「他不會,放心吧!」顏幽幽拍了拍南離的肩膀。

出了後院,容大將軍和容錚小將軍都已經在門口等候多時,看着老爺子被領了出來,便是摘了面罩,老爺子臉上也沒有反應,父子倆頓時失落。

容老將軍眼看人多眼雜,話也不說,轉身便走。

身後,父子倆悻悻的跟着。

回到大將軍府,容錚才發現爺爺隨身的匕首不見了,那可是一把名一器,穹淵,削鐵如泥,他可是覬覦了好久,爺爺都沒捨得給他。

「爺爺,你的匕首呢?穹淵呢?」

容錚這一叫,非同小可,就是連容大將軍都黑了臉。

「那個葯神醫竟然偷了爺爺的匕首,我去客棧,非抓了他不可。」

容錚轉身就要走。

「站住」容老將軍開口。

「匕首,我親自送給了葯神醫。」

「爹,您……」

「爺爺」

「您能聽到?」

父子倆一臉懵逼,容老將軍把一張字條遞給他們,父子倆一看,字條上赫然寫着。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譚晚晚聽言,也不知道該怎麼說。

她忘了很多事,所以譚晚晚也不好點破。

好在唐柒柒現在對封晏無感,不然她真的不知道怎麼跟陸昭交差呢。

她拍了拍唐柒柒的肩膀:「雖然這麼說,能避就避著。時清靈是他喜歡的女人,她死了,他也不能跟死人置氣,肯定會把氣撒在你身上的。」

「對對對,你說得對。」

唐柒柒點頭如搗蒜,這麼想著更加害怕封晏了。

「等舞會結束,我們就立刻走吧。」

她急急的說道。

「嗯嗯……」

這邊譚晚晚話音未落,身後傳來別人聲音,是譚晚晚應酬對象,邀請她去跳舞。

她無法拒絕,只好點頭。

那人邀請了譚晚晚還不肯死心,有些貪婪的看著唐柒柒,有些垂涎。

「要不,斯蒂西小姐也跟著去吧。」

「不了,我不會跳舞,你們進去吧。」

說完,她看了眼譚晚晚,怕她應付不了。

譚晚晚眨了眨眼,表示讓她放心。

那男人也知道叫不動唐柒柒,有些失望,不過臨走的時候還是色眯眯的狠狠看了一眼。

唐柒柒只覺得噁心。

眾人都在裡面跳舞,她一個人在院子里也安全。

她不敢回屋,怕封晏沒走。

腦海里浮現出那挺拔俊朗的身影,她呼吸一顫,心臟也跟著漏掉一拍。

他……容貌似乎沒怎麼變,但氣質大大不同,更為冷沉穩重。

讓人看著有些害怕,不易親近。

她正胡思亂想,根本沒聽見後面傳來了腳步聲。

人逼近,她後知後覺意識到了什麼,結果一轉身就看到了一個人影,把她嚇了一跳。

而她身後是個人工湖,柔弱的身子搖晃,竟然差點一頭栽入湖裡。

好在男人出手迅速,一把扣住了她的蠻腰,將她穩穩拉入懷中。

唐柒柒得救,拍著胸口忙不迭的道謝。

「謝謝啊,要不是你,我早就……」

可,看到對方面容,所有的話噎在嗓子眼裡,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封晏再次聽到她的聲音,眉頭不由得蹙起。

這聲音……太像了,立刻勾起了他內心百轉千回的身影。

一雙幽邃的鳳眸深深凝睇在她的身上,兩人拉近,氣氛都曖昧了許多。

唐柒柒回過神來,整個人害怕極了。

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她用力的推搡著,封晏猝不及防,竟然被她直接推到了人工湖裡,噗通了一聲濺起了無數水花。

「我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抱歉啊……」

她急急說道,也不敢下水救人,印象里封晏是會水性的,她第一反應是逃之夭夭。

可身後的人工湖竟然沒有任何反應。

她趕緊回頭看,只見水面上看不到封晏的身影了。

「人呢?」

她嚇了一跳。

難道,沉下去了?

他不是會水嗎?

即便現在有一萬個疑問,她也來不及細想了。

現在救人要緊。

她趕緊脫了鞋子,一下子鑽入湖中。

即便是夏天,夜晚的湖水還是有些冰涼,好在人工湖並不深,很快到底也看到了封晏。

他雙手緊緊地握著,面色難看眉心緊蹙,似乎在抗拒掙扎著什麼。

唐柒柒用盡全力,拖著封晏朝著岸邊游去,等把人弄上來的時候已經筋疲力盡。

「封晏,你沒事吧?」

。母蟲還沒有感應到子蟲傳來的消息,我們還有時間補充體力。

我躺在床上,給孫警官編輯了一條信息。

內容和成名有關,我需要孫警官聯合媒體,給來殺我的牢所異士們定個罪狀。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