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嗯?」

Posted On
Posted By issaccardone20

「什麼?」

半響之後,姜塵結束推演,滿臉的詫異之色。因為,卦象顯示,加速先天雷霆寶樹成長的辦法,就在他的身上。

這就怪了。他的身上,除了雷祖權柄,還有什麼與雷有關的?

姜塵想了想,發現還真有。除了雷祖權柄,他的身上,目前也就只有神族道君與雷有關了。

畢竟是雷道的先天道君,身上已經承載了幾分先天雷霆之道的力量,有了不朽的資本。

是與不是,一試便知。

沒有猶豫,姜塵心念一動,就來到了三十三天造化寶塔的頂端,神族道君烏桓就被鎮壓在那裡。

在他的身上,三百六十五道先天神雷化作鎖鏈,將他牢牢的鎖住,徹底封死了他的周身竅穴,使得他無法調動法力。

在他的頭頂,度化神光幾乎凝聚成實質,將他籠罩,使得他全身都沐浴在度化神光之下。

在他的周圍,更是有八百萬妖魔齊齊念誦度化經文,試圖將他洗腦。

但是,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烏恆神君依舊沒有被度化的跡象,甚至於,他的神智都沒有受到絲毫的影響,依舊保持著清醒。

先天道君,號稱道之君主,已經在真靈上銘刻了一縷大道印記,心智何其堅定,就是被這些妖魔度化千百年,也不會有絲毫的動搖。

「真是頑強啊!」

姜塵來到這裡看了一眼后,突然出手,一掌按下,璀璨的佛光瀰漫,與度化神光融合,使得神光的威力暴漲了數倍,朝烏桓神君壓去。

在看到烏桓神君的瞬間,姜塵眉心的先天雷霆寶樹,就瘋狂的顫動起來,並傳出一股渴望的念頭,迫切的想要將烏桓神君吞噬。

這一發現,立即就讓姜塵明白,烏桓神君確實能讓先天雷霆寶樹快速成長起來,他雖不知其中的原理,但將人徹底度化總是沒錯。

所以,他直接就出手了。

「啊啊啊……」

「你休想度化我,想讓我做你的傀儡,做夢去吧。」

看見姜塵出手,烏桓奮力的掙扎著,與其被度化,失了神智,他寧願去死。可惜,他所有的力量都被先天神雷鎮壓,一絲法力都難以調動,連自爆都無法做到。

可他的思維還在,還能運轉,如此他便不會屈服。

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烏桓神君開始觀想神族老祖傳下的雷霆觀想圖,觀想那留下遺蛻的先天神魔,以他身上的道韻鎮壓識海,祛除度化神光。

「如是我聞,一時大德大威王佛於三十三天造化寶塔當中,降服神族烏桓神君,放萬丈光芒……」

見烏桓神君反抗,姜塵眉頭一皺,施展出佛門未來星宿神通,開始自己吹自己,加強度化神光的威力,全力度化烏桓神君。

這未來星宿神通,乃是佛門無上神通之一,傳承自未來彌勒佛。可借來未來之力加持己身,對此神通的領悟越深,借來的未來力量就越強。

姜塵嘛,可以說,佛門神通他都會,但樣樣都不精通。

施展未來星宿神通借來的力量,雖然不算太強,但在佛位的加持下,倒也勉強能夠入眼。

就看到,在姜塵的度化下,烏桓神君的身上,無數雷光涌動,漸漸在他身前凝聚成一面貌奇古,身穿玄色道破,頭戴發簪的道人。

這道人甫一出現,虛空之中便有無數雷霆劈落,將姜塵的度化神光逼退。

與此同時,先天雷霆寶樹顫動的也更為劇烈了。

「原來如此!」

這時,姜塵突然明白先天雷霆寶樹為何要吞噬烏桓神君了。就是因為這個神秘道人。

這道人,姜塵見過,他在羲皇與上清聖人的傳承中,都曾看到過此人的身影。

此人喚作玄霆道人,也是紫霄宮三千客之一,一身修為早已臻至准聖的境界。不過,他卻是隕落了。

據兩大傳承所記載,玄霆道人因觀道祖合道而心有所悟,回到洪荒立即就閉關去了。可惜,沒過不久,就傳來了玄霆道人隕落的消息。

不是死於他殺,而是亡於悟道失敗,真靈迷失在天道之中,逐漸被其同化,成為天道的一部分。

雷道最為接近天道,所以,當玄霆道人觀看道祖合道后,意外的抓住了幾分天道的軌跡,從而心生領悟,欲將雷道轉化為天道。

若是成功,玄霆道人勢必能一舉成就混元的境界。但可惜,他卻因積累不足的緣故,迷失在了天道之中,永遠的回不來了。

玄霆道人的真靈被天道同化,但肉身卻留了下來,後來,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的肉身被神族始祖尋到並煉化,以此成就了神族。

但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這玄霆道人,為雷澤孕育的先天神魔之一。

先天雷霆寶樹也是雷澤孕育的,可以說,它與這玄霆道人乃是同源。而神族繼承了玄霆道人的血脈,身上的氣息自然對先天雷霆寶樹有著強烈的吸引力。

只需吞噬了他們,先天雷霆寶樹就能彌補自身缺失的本源,從而快速的成長起來。

神族,就是先天雷霆寶樹最好的資糧。只要吞了這一族,先天雷霆寶樹起碼也能節省百萬年的成長時間。

念及至此,姜塵心中神族必滅的理由,又加了一條。

「哼!區區一道虛影也想擋我,真是不自量力,給我碎!」冷哼一聲,姜塵突然五指張開,朝著玄霆道人的虛影猛然一抓。

頓時,磅礴的氣血從他體內洶湧而出,將玄霆道人的虛影淹沒,然後生生撕裂。

「鎮!」

下一刻,姜塵一掌壓下,周圍的血氣立即開始凝聚,在烏桓神君的額頭凝為一團,形成一道神秘的印記。

正是太古武道中的「鎮」字!

ps:日萬第四天。

說真的,我還差40個全訂精品。一萬個人訂閱一章就夠了。也不貴,甚至不需要花錢,看視頻就有了。

十點幣,也就是一毛錢。

7017k 搜索基地廢墟的結果比李鑫岩的預料要好一些,他找到的車輪不是2個,而是10個,其實車輪不止10個,但大多車輪都在基地劇烈的爆炸中變了形,無法再用,挑來撿去也就這10個是圓的,旋轉起來基本不顛簸,勉強可以用。

10個鐵傢伙除去大小不一致的還餘下6個,再看看內圈,去掉兩個內圈有燒焦的雜物粘在上面的,還剩四個,嗯,倒是不錯,可以做一輛簡易四輪車了。

「金子,這兩個也帶上吧,四個輪子勉強夠用,但是這些輪子在火焰高溫裡面燒過之後,強度就會打折扣,路上壞了的話倒是個麻煩事,連換的都沒有!帶上這兩個,至少那四個壞了的話可以湊活。」趙小剛用鐵絲勾著那兩個輪子,左右翻著,想把上面燒焦的雜物敲掉,但是看起來那東西粘得很牢,根本沒什麼反應。

一般,輪子上面會有橡膠製品來進行減震,這是最經濟的辦法,機械城也會用。

儘管機械獸奔跑的速度並不慢,但是比起以輪子為行動支撐的物件來說還是會差一些,而論起長途奔襲的耐力來說更是差的遠,小的時候大家都看過那些娛樂電影,但是誰都知道那些憑腿跑過汽車的東西都是假的,因為那種東西在能量利用率和利用效率面前從來都不是最優的,既然人類都知道,那麼機械城自然也知道這個道理,所以再不需要綜合戰鬥能力太強的情況下,四輪的車在機械城的部隊中還是有一席之地的。

所以,這個基地有那麼幾輛車,不,現在應該叫輪子殘渣也是合情合理的。

只是,這爆炸過於猛烈,中心區域,也就是原來的倉庫位置已經炸出來一個坑,其他地方的東西自然也就全部毀掉了。要不,可能還能找到更多的輪子做個選擇。

「六個輪子……你拿得動三個么?」李鑫岩問。

「沒問題!」趙小剛回答,行動組的隊員都是有幾塊肌肉的,只是這輪子剩下的部分全是金屬結構,從這裡扛到宿營地,不帶什麼東西都要走四個多小時,帶上東西的話,負重在四十多公斤,卻是件有些吃力的事情。

「不過,既然這些是輪子,我們為什麼要背著呢?」趙小剛反問。

「對呀!」李鑫岩一拍腦袋。

不多時,李鑫岩又從廢墟中扒出兩根滾軸,三個輪子並成一組,傳到中間作為滾軸,然後又撿了寫碎金屬塞到空隙中固定好,滾軸兩端漏出來的部分用鐵絲一拴,這下倒好,不用背著,直接拉著就可以走了。

「等等!」剛要走,李鑫岩突然在一堆看起來像是房子的廢墟前停了下來。扒拉幾下之後,從廢墟之下露出來一個已經塌了的金屬門。從金屬門進去,是一塊大約有四十平米見方的空地。這裡不是爆炸的中心地帶,爆炸的空氣經過這裡的時候,房間外面的氣壓會低於市內的氣壓,所以房間會像氣球一樣從內部炸開,因此會在廢墟之中留下一個凹陷的坑。

這個房間不知是誰用的,裡面有不少機械工具,房間的後部,原來是一些鐵架子,上面放的都是機械獸的身體零部件,此刻鐵架連同身體零部件也是一片焦黑,自然用不成,李鑫岩在那一堆零件裡面翻了翻,找出來幾根半尺長的彎刀樣的東西,滿意道:「喔,這個東西不錯,倒是比較有用,帶上一些。」趙小剛盯著看了看,才看出來那是機械獸的長牙。

「可是,我們要這麼多刀做什麼?」趙小剛問。

「砍樹。」李鑫岩回答。

「砍樹?」

「做個簡易車,如果把武器糟蹋了,就褻瀆了我們的職業。」李鑫岩給出的理由很大。趙小剛愣了一下,隨機即面色嚴肅地點了點頭。

「這是什麼?」機械獸零部件的下面,看起來是一個手柄,手柄連接的是一道看起來像是地門的鋼板。鋼板上刻著一個狼頭,半張臉露在外面,其餘地方被機械獸零部件蓋住了。

兩人協力將鋼板上的機械獸零部件移開,眼前一亮,有些忍俊不住。鋼板上的狼頭是帶著卡通味道的,竟然做著一張鬼臉!

「哈,這個有點意思。」趙小剛笑道。機械士兵也開玩笑?看起來,這是個不太正經的機械士兵。

「進去看看。」李鑫岩敲了敲鋼板,那底下是空的。他拉開鋼板,就和趙小剛鑽了進去。

地窖看起來是個房間,一個收拾整齊的單間。地窖中並不黑,而是亮著一絲藍色的光。這是怎麼回事?能量電池的爆炸威力太強,一定範圍內沒有什麼能抵抗,機械獸們都沒能活下來的,這裡的電子設備難道沒有什麼影響?

下了旋轉鋼結構樓梯,李鑫岩這才看出來,牆壁並不是普通牆壁,而全部是鋼板。這一層保護加上上面地面上層層疊疊的金屬廢墟,任何有威脅的電磁波,在這裡都會被擋在外面。

基地沒了,供電自然沒了,燈都是黑的,可為什麼有微弱的藍光?循光看去,李鑫岩不禁喜出望外。鋼結構的一**作台上,放置著幾隻機械戰士的零部件!這些東西上面的流線如此獨特,跟斯特羅格身上的流線一模一樣,一眼就能肯定它們的用途。

這裡,似乎跟斯特羅格的基地有些像!只是,除了這一張金屬台,並沒有斯特羅格那樣的金屬「床」。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拿了東西再說。李鑫岩將那七八件手臂、腿部什麼的一把抱在懷裡,然後向四周又看了看,希望別落下什麼值錢的東西。然而餘光所及,工作台的盡頭,昏暗之處,一個不太起眼的黑不溜秋的棍狀物品引起了李鑫岩的注意。

酒浓脸红 「小剛,把這些機械手臂拿上去,打包準備帶走。」李鑫岩對趙小剛吩咐了一句,便走向暗處,伸手拿起來那隻黑不溜秋的金屬棍。金屬棍看起來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既沒有機械戰士身體零部件那樣的流線,也沒有機械獸身體零部件那樣的細細金屬紋路,看上去更不是武器,金屬棍的表面只有很多從頭貫穿到尾部的細小凹槽,這些凹槽細而有規則,彼此不交錯,倒像是刻在金屬棍表面的電路板。

有趣的是,金屬棍的一端,跟進去地窖的鋼板一樣,上面刻著一個狼頭,一樣在做著鬼臉,不太像一隻正經的狼。

李鑫岩把玩了一下,金屬棍竟然還是由一層層幾毫米厚的圓柱拼成的,圓柱能夠輕易被扭動,圓柱旋轉時,圓柱表面的小段凹槽會發生微微的變化,他們之間的距離,會拉伸或者縮小。

圓環之間的縫隙微笑小到幾乎摸不出來,大略估計,一尺來長的金屬棍,竟然是由分成了五六百片薄薄的金屬主體!

這是一個精密的儀器!

「這個應該給斯特羅格看看,或許,他知道這是什麼。」李鑫岩自言自語道。

。 匆匆趕到醫院,老爺子已經被推進了手術室。

趙管家和老K都等候在手術室門口,一見到南頌和南琳趕到,立馬迎了上去,「大小姐、三小姐。」

「爺爺怎麼樣了?」南頌和南琳幾乎是異口同聲。

趙管家滿臉自責,「老爺子被二爺推了一把,當場就暈了過去,醫生說是腦溢血……」

南琳捂住嘴巴,眼圈立時紅了,顧衡上前將她攬在懷裏,輕聲安撫:「別怕別怕,老爺子福澤深厚,肯定會逢凶化吉的!」

南頌臉色鐵青,「南寧柏跟老爺子動手了?」

「是我的疏忽,不該讓他進去。」

老K站出來領責。

趙管家也懊悔得很,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南寧柏真的膽子大到敢跟老爺子動手,如此大逆不道!

南寧柏一進玫瑰園,就罵罵咧咧著,要找南頌算賬,趙管家原本想將他轟出去,又想起老爺子在家,念著這些年南頌在這兩個叔叔這吃的苦受的委屈,就想讓老爺子出頭,好好收拾南寧柏一通。

好替他們大小姐出一口惡氣。

南三財也確實沒含糊,拎着棍子出去就給了南寧柏一頓好打。

「你個渾蛋玩意,也不撒潑尿照照自己是什麼臭德性,還敢罵小頌,你也不瞧瞧自己把女兒教成什麼樣子了?不嫌丟人嗎!我怎麼生了你這麼個狼心狗肺的東西,我乾脆打死你,送你去見你娘!」

南寧柏坐在輪椅上,行動沒那麼方便,可脾氣一點也不小,從秦家就攢了一肚子的火,被老爺子當着眾人的面打個沒臉,臉上更加掛不住了。

在老爺子一棍子打過來之際,他猛地抓住棍子,推搡了老爺子一把,「老不死的,你發哪門子瘋?!」

南三財體格還算健壯,跑個三條街都沒問題,但畢竟年事已高,平時也有高血壓的老毛病,被兒子這一推,怒火攻心,一時間站立不住,哆嗦着手指著南寧柏說了一個「你……」,就暈了過去。

趙管家一陣后怕,「幸虧當時喻先生在,及時扶了老爺子一把,又將南寧柏踢到了一旁,不然後果真是不堪設想。」

南頌已經是聽得怒火騰生,聽到那聲「喻先生」也沒什麼反應,唇緊緊抿成一線。

直到她轉身,看到交完手術費走過來的喻晉文,臉上才有了一絲波動。

喻晉文一步一步地朝她走過去。

南頌抬眸看着他,沒問別的,張口第一句話就是,「你踹了南寧柏一腳?」

喻晉文:「是。」

「人死了嗎?」

喻晉文:「……沒。」

「怎麼沒把他踹死?」

喻晉文深深地看着南頌,看着她通紅的眼睛,眼底下那滔天的恨意,道:「踹得不輕,輪椅都翻了,也進了醫院。」

南頌心中的滿腔怒火,這才稍微消解了些。

緩了半響,她的神色才恢復如常,從嘴裏輕吐出兩個字,「謝謝。」

喻晉文手動了動,想抬起手來摸一摸她的頭,動作起了一半,終究還是停住了,只淡淡道:「應該的。」

……

手術室的燈滅了,老爺子被醫護人員推出來。

「醫生,我爺爺怎麼樣?」

主治醫生道:「老爺子原本就有肝疼之症,這一下肝氣大~發,血壓升高,一時肝鬱氣滯,這才引發了腦溢血,所幸被扶住了,頭沒有磕到地上,又及時就醫做了手術,沒什麼大礙,靜養就好了。」

隨後又告誡道,老爺子上了年紀,血管脆,切忌暴飲暴食,注意穩定情緒,不要惹老人家動氣。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