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全都死!!」

Posted On
Posted By violazick66

拓拔吞虎已經不顧一切,身軀龐然劇漲。

無窮威煞氣焰蒸騰大作,神將之威凜冽全開!

他頭頂的黃泉詔鑒,嘶嘶亂震,處於崩滅。

當此之際!

姬雉卻是率先發作。

她又哭又叫地指著陳浮生,憤怒哀號: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陷阱是他破的!!我又被騙了,他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顺卓

隨着哀號哭叫,姬雉身上的蜉蝣絲縷轟然大放。

瞬間,成團成團如迷霧的蜉蝣黑氣,將她的稚嫩身軀籠罩。臉上的老嫗形象,完全佔據,聲嘶力竭地痛苦咆哮。

「娘?!!」

拓拔吞虎驚駭,趕緊收束神將之威,一把將姬雉的身軀扶住,大喝道:

「快醒來!此地乃黃泉,不能迷失啊!」

但是姬雉已經被老嫗覆蓋,稚嫩的形象越來越蒼老。肌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萎靡,整個人如同鬼魅,氣質可怖。

拓拔吞虎堂堂六境神將,對此情形竟是手忙腳亂。有一種束手無策,極至憤怒卻又不敢動手的古怪。

轟隆~~

高空中,赫然有青黑交加的雷電畢現。

轟隆~~

山後的黃泉河裏,潮浪翻湧鼓盪,宛若****將至。

隨着拓拔吞虎散去神威,隨着天現異象,所有在場眾人皆是震驚清醒,眼看這一切,完全不知所措。

誰也不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陳浮生也未想到會是如此詭異的一幕,身邊的哮天犬和晁馗,同樣瞠目結舌,完全懵了。

卦幡里的河童尖聲叫道:

「快走!想辦法逃!一時說不清,這女子會引來大恐怖,逃了再說!!」

轟隆隆~~

長空中,驟然開裂。

一根頂天立地的漆黑長矛,遍纏可怖詭異的紋路,宛若捅穿雷霆濃霧,穿透冥獄空際。

然後以一種極緩慢,卻又氣勢強橫,不可阻擋的浩瀚偉力,徐徐刺下。

這根長矛大得驚怖,若是刺下,全場眾人皆不能倖免。

「這……」

晁馗不知想起什麼,臉色僵硬灰敗,但一個字也說不出口,彷彿驚呆了一樣。

在場所有人,腳下如同凝滯,即便有心想逃,也無法動步,如同被禁錮。

眼看一切面臨覆滅,所有人駭然無力。

突然!

一聲清亮的歌聲緲緲而來:

「滔滔濁波無所依,船兒無底怎能行……莫看濁波,莫看無底,有心便渡河,有心便可行……」

隨着歌聲,一艘普通的烏蓬小船,在黃泉河中,伴着滾滾翻浪起伏,悠悠蕩蕩,看似不快,實則如飛一樣來到。

船頭站着一個身影模糊的男子,負手而立。

深蓝 一人、一船、黃泉之中,如夢如幻。

「小師叔!!」

晁馗突然驚醒,立刻喜不自勝的大叫。

……

感謝書友「藕片糖沫」打賞!

即將進入第五輪試水PK,求收藏求推薦票,謝謝大家的支持!! 李存真說道:「我早就給他們準備好了!」

轉而吩咐黑爾:「去,叫人把條幅給我舉起來!」

「是!」

這個時候,明軍的陣地上舉起兩面大旗來,從上到下寫著兩句話:「順治雄心平天下,丟了南京丟北京。」

岳樂在千里鏡中看得清清楚楚。本來他看到淮安外面的矮牆就不打算進攻了。

他想的一個是回到烏頭鎮和清江浦從長計議,畢竟順治給的期限是三天,現在他們還有時間,用不著如此貿然進攻。

另一個,他是覺得,沒必要真的就進攻淮安,現在明軍這麼多人聚集在這裡,而盱眙很可能空虛,為何不留下一部分人佯裝進攻淮安,而實際上卻轉道進攻盱眙?非要在這裡打淮安是不划算的,就算打下來了,也會傷亡巨大。

但是,當他看到明軍軍陣中擺出的條幅時,不免大為光火。

「狂妄!狂妄至極!」岳樂用手一拍座騎大聲說道。

「怎麼了?」賴塔忙問。

「你們自己看吧!」岳樂說道。

聽了岳樂的話,祖澤溥和岳樂兩個趕快舉起千里鏡向對面看過去。

「王爺,這李存真也實在是太大膽了,簡直就是個狂徒!如果不給他點厲害嘗嘗,我大清威儀何在?」祖澤溥憤然說道。

「是啊!」賴塔在一邊附和著。

岳樂又在千里鏡當中看了看對面,突然他身子一震,他看到了郎廷佐,接著又看到了朱國治。這兩個人岳樂是認識的,特別是郎廷佐,他還與之對飲過。郎廷佐的才學和氣度一直為岳樂所欣賞。此時,他看到郎廷佐被押到陣前,不免心中一陣悲苦。

也就在這個時候,三佟上來了。三佟就是佟國瑤、佟國綱和佟國維。

佟國瑤是佟養性的兒子。佟國綱和佟國維是兄弟,都是佟養性兄長佟養真的兒子,更是此後康熙皇帝的親娘舅。

佟家,特別是佟養性主要為皇太極造炮。此時,這兄弟三人仍然負責滿清的火炮部隊。

佟家其實是漢人,但是後世卻硬說自己家在元末明初之前就是女真人。考據一大堆,甚至還有託夢的事實,就是要證明自己不是漢人。

後來佟養性投降努爾哈赤就因為取得了老奴的信任,成功娶了老奴的女兒為妻。這一招厲害,堪稱絕唱!比李永芳強太多了,李永芳不過是娶了阿巴泰的女兒。由此可見佟家在滿清很得寵。

從順治中期開始,滿清就開始扶植八旗打壓綠營。其中一個比較重要的舉措就是收繳綠營手中的火炮。當年,尚可喜和耿精忠能聚集七十多門火炮進攻廣州。而如今卻不可能了。火炮全部掌握在滿兵手裡。

佟國綱先來到岳樂面前,行禮后說道:「王爺,三十門火炮已經運送過來了,炮手也跟著一起過來了。」

「才三十門?」岳樂問。

「是的!」佟國綱回答,「全都是紅夷大炮,過於沉重,運上船再卸下來就很困難,再推到這裡很是費力。如今過得河來的三十門著實費了不少功夫,已經很是不容易了。後面還有四十門火炮已經在裝船了。」

岳樂聽了點了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對面明軍軍陣突然一陣號音。

岳樂等人仔細一看,有幾個壯漢已經把郎廷佐和朱國治推到了第一道胸牆前面。

有一個明軍,拿著大刀,耀武揚威,嘴巴裡面也不知道說些什麼,距離太遠也聽不太清楚,但是可以想到,肯定不是什麼好話。

那明軍說了一會,然後就一把扯掉郎廷佐身上的,衣服,大刀一揮。郎廷佐便人頭落地,鮮血從脖頸處噴了出來,如同一眼血泉。

明軍軍陣中頓時響起一陣的歡呼聲。

接著,那個明軍又大搖大擺地走到朱國治面前,同樣也是一把扯掉朱國治的上衣,用明晃晃的大刀在朱國治脖子上面比劃了幾下,然後抬起頭又喊了句什麼,突然就猛地一揮刀。朱國治的腦袋也下來了。

李存真一直沒有殺這兩個人,這一次滿清來襲,李存真特意帶上這兩個人,為的就是今天。

這一招極大地提升了明軍的士氣,士兵們看到滿清大官被砍了腦袋,特別是朱白地個狗日的被摘了頭顱,浙江兵和江南兵全都興奮地大叫。

這可把岳樂氣壞了,更是把祖澤溥看得傻了眼。而著名的「恐漢症患者」賴塔也心裏面直發毛。

「王爺,打吧,不能讓他們這麼囂張!」祖澤溥大聲地建議。

清軍里雖然有人沉不住氣了,可岳樂老謀深算,雖然生氣,但卻沒有喪失理智。

不管怎麼說那兩個畢竟都是漢人,岳樂根本沒放在心上。雖然生氣,可是大清首崇滿洲,沒必要為了幾個漢人拚命。

說也是巧了,只見對面明軍又舉起兩個大牌子來。

岳樂仔細看去發展長槍上掛著一個木頭牌子,牌子上寫著「喀喀木」,另一個牌子上寫著「佟國器」。岳樂正不明所以,突然發現那牌子上面竟然有兩顆人頭,全都插在矛尖上。

佟國綱見了大驚失色,失聲大叫道:「二哥!」

原來佟國器是佟國瑤之弟,正是佟國綱的堂兄。

當下佟國綱也不去分辨真偽,大聲地呼喊起來:「二哥,二哥,我對不起你啊二哥!該我去浙江啊,二哥啊!」

佟國綱的喊聲得到了滿兵的普遍同情,也加深了想要衝過去把漢人砍翻在地衝動。

岳樂聽佟國綱叫得心煩,剛要呵斥阻止他再叫,以免影響軍心。但是事情突然發生了變化。

五六個明軍把槍尖上挑著的腦袋取了下來。然後往地上一扔,一個人突然飛起一腳,把其中一個腦袋踢飛了出去。那頭飛了沒多遠,突然又有一個人跑了上來,用腳把那個腦袋踢到了別處,傳給了又一個明軍士兵。那個明軍輕輕一踢,又把那顆腦袋提到了別處……

顺卓 幾個明軍就在兩軍陣前把兩個人頭當成「足球」來踢。嘻嘻哈哈,吵鬧非常,做兒戲狀。

就在這時,突然,有一個明軍離開隊伍,獨自一個人跑到了一旁,解開腰帶朝著地上撒起尿來!

他倒是沒有朝著人頭撒尿,而是自己獨自一個人在一旁方便。

終於,這一行為徹底激怒了岳樂。連同滿兵全都是義憤填膺。如果不是有軍令在身早就罵開了。

而岳樂也不可能再綳著不進攻了,那將極大地損害他個人的威信。不去進攻,不去打垮對面的明軍,把他們全都殺死。以後滿兵在漢兵面前就會抬不起頭。畢竟人家都把滿人腦袋當尿壺了,滿人仍當縮頭烏龜,以後哪個漢兵還會臣服在滿清的威儀之下?

佟國綱眼含淚花,帶著哭腔對岳樂大聲說道:「王爺……」

岳樂一擺手,示意佟國綱不要再說下去了。他鐵青著一張臉對佟國綱說道:「別哭了,人死不能復生,主要是得報仇!讓你的炮兵準備,首先開炮。」

然後,岳樂又對祖澤溥說道:「火炮轟擊之後就是你的人上,怎麼做不用我教你吧?」

「末將自當儘力。」

「賴塔。」

「奴才在!」

「你的人跟在綠營後面,破陣就看你的了!」

「喳!」

。 「咱們沒有好合作的。」

神宮悠與麗院千華接觸的時間不長,對於她的本性並不了解,同時,他也不認為麗院千華真如現在表現的這樣通情達理,因此,接受賠償之後,他不想與這個女人有太多的接觸。

只是,被拒絕並沒有讓她失望。

「神宮君不想大谷憐他們加入育成劍道部嗎?」

「我自己會找他們談。」

「談不成的,岩佐大志與你天賦相同才能被你說動,其他人可不適合修鍊硬功,哪怕他們真的離開天羽學院也有更好的去處。」

「……他們對我來說不是必須。」

「可我看到你很想讓他們過來,悠君,合則兩利,你已經接受了我的賠禮,為什麼還不願意接受我的合作呢?」

說到這裡,麗院千華上前一步,逼近了神宮悠,近乎與他面對面的開口道:「難道,悠君在怕我?」

沒有後退的意思,面對她的貼面神宮悠直接上前一步,逼得她後仰起了身子。

「拙劣的激將法,不與你合作只是不想惹麻煩罷了……倒是你,這麼想與我合作,是有什麼想法嗎?」

「沒有哦,小女子只是看到悠君的強大想要抱大腿而已,我永遠不會背叛悠君的。」

『只要,你不衰弱。』

面對誠意滿滿的麗院千華,神宮悠想了一下,點了點頭。

「想抱我大腿可以……但得加錢,我需要你們發動自己的勢力,幫我在陰境中尋找妖魔跟靈脈的蹤跡,還有,這裡靈脈節點的草藥有一部分是你們的吧,我需要一部分。」

看著獅子大開口的神宮悠,麗院千華想了一下才咬牙道:

「……可以,但具體合作細節咱們得慢慢商議。」

「當然。」

看著神宮悠與麗院千華達成合作,水黑玲奈嘴唇微動,最終卻什麼也沒說,他們兩人也是合作關係,水黑玲奈無權阻止神宮悠的決定。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