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至少到時候遇到什麼意外狀況,不用慌啊。」

「能遇到什麼事呢?」林信忠半靠著靠墊半眯著眼看著林萱道:「你帶那麼多東西,反而容易讓人攔路打劫了。」

「打劫?」林萱還真沒想過,說道:「難道在我們大梁地域內還有人敢打劫嗎?」

「你怎麼就肯定不會呢?」林信忠慢悠悠道:「而且有些地方官吏可比匪徒更黑心。」

林萱頓時心驚,她真的沒想過外面可能會不安定這個問題。

不由說道:「都說本朝聖上賢明,吏治清明。平民百姓雖然稱不上吃飽穿暖,可是想要餓死也是極不容易的,還會有人落草為寇去做打家劫舍的勾當嗎?而且……官吏食朝廷俸祿,讀書識字明理,又怎會……」

說著說著聲音到最後已經幾不可聞了。

隨後有洒然一笑對老祖宗道:「要真遇上打劫的,最後誰打劫誰還不一定呢。」

「哈哈哈哈……」林信忠大笑一陣后說道:「這才是我林家人該有的氣質。」

林萱抿嘴偷笑,看來老祖宗可一點都不老古板。

要是此刻面對的是大伯,必然會被他訓斥,說不像個樣子。

四叔的話肯定是跟老祖宗一樣的,說不定不用別人上門,都能帶著她主動去挑事呢。

過了一會就聽到老祖宗嘆了口氣說道:「想我一生洒脫,結果教出來的一個個都迂腐的很。最後我放手不交了,倒是出了康德和你。」

林萱覺得家裡除了大伯勉強算一個外,還真沒有哪個稱得上迂腐的。

祖父都不算是。

於是說道:「是太爺爺要求高了。古人不還有學我則生,類我則死這樣的話嗎?想來是祖父他們想要跟太爺爺走出不一樣的路罷了。」

「你這話倒也不算錯。只是你看看,最後沒有一個能超越老頭子我的,學不好,更學不像。嘖,林家還不知道能榮華幾代。」林信忠說這話的時候一絲對未來子孫的擔憂都沒有。

這話林萱自然只有聽的份,哪輪得到她一個小輩去多嘴。

因此只是低頭保持沉默。

過了一會後,林萱又抬頭問道:「太爺爺,我們第一站去哪呀?」

「能到哪就到哪,並沒有明確的目的地。就看馬兒能走多久了。」

這麼隨性的嗎?

林萱還是控制不住的呆了呆。

看她那呆萌的樣子,林信忠心情更加愉悅。

雖然有最終的目的地,但是一路上他又不著急,實在走不到終點其實也沒事,不過是年輕的時候想去一直未能去的遺憾,想要在人走之前看看能否達成心中執念罷了。

馬車一直在官道上行駛,只是速度只能說差強人意,林萱往外看得時候甚至都有一駕牛車超過了他們。

「太爺爺,路上也無聊的緊,要不我拿一本遊記念給您聽呀?」

「好,那就辛苦我家萱兒了。」

「嘻嘻,才不辛苦呢。」林萱說著直接從馬車內的小方桌下面的抽屜里拿出一本薄薄的遊記翻開一字一句的朗讀起來。

聲音不輕不重,清脆如鶯啼,讓人聽得猶如一股溪流從心間流淌過。

就連在為他們趕車的閔勝都聽得津津有味,對於那遊記中提到過的地方泛起了一絲興趣。

————————————-

「快點快點,使勁,一,二,三,拉!」

「嘿喲!一二三,嘿喲……」

「使勁,再使勁!」

「快快快,出魚了,真的出魚了!」

「哈哈哈……大傢伙使勁啊,看看我們到底能夠一網撈多少。」

「……」

冰面上二三十個漢子正滿頭大汗從冰面上開的大孔洞中拉出巨網。

網內是密密麻麻大大小小的魚。

不难否认 看到網內的收穫,這些漢子的心情更加興奮更加激動,手上的力氣都比平日大了幾分。

容正和看到魚獲,面上也不由的露出一抹微笑。

隨後指著另外一隊人說道:「一小隊已經有收穫了,你們二小隊加快進度。」

同樣是二三十個漢子,齊聲回答:「是!」

他們也早就迫不及待了。

真是沒想到,這裡山頂上的大湖竟然還能在冬日裡打撈到如此多的魚。

。自然源地。

「源主,有人朝我們這裏過來了!」葉靈跟平常時一樣,冒冒失失的跑了過來。

「是那個人。」源主淡定的模樣讓葉靈想起了那個男人。

「又是他!」

王末那副無賴的模樣葉靈到現在都還記得,在得知他要過來的時候,不顧源主的提醒立馬帶領着人馬衝到了自然源地的入口處。

等一會,王末他們的車馬隊也在這個時候出現在了她的視野之中。

「終於來了,看我等下怎麼收拾你一頓!」

一旁的同伴看到葉靈……

《我不想當魔王》第419章.拒絕 小作者在這裡彙報一下首日成績。

首訂1250,單日更新七章,新增訂閱6507,這是我上架前根本沒有想到的成績。

上架前一天和編輯蓬萊大大聊天的時候,我們的預計都是在八百首訂左右,能有現在的成績離不開各位讀者大大們的支持!

在這裡,小作者先給大家表演一個磕頭orz!

然後,再鄭重的感謝一下各位打賞以及投月票給小作者的讀者大大們,非常感謝你們的支持!!!

至於之後的更新問題再在這裡說一遍吧~

至少這個月,每日五更萬字起步,晚上十點準時更新。(除非當天出了什麼意外可能會提前說明······)

加更的話,累計五百月票加一更,萬賞連續兩天加一更,以此類推。

只要碼不死,小作者我就往死里碼!

加油!

奧利給!!! 「那個蒙奇D多拉格不是這個時代的喬伊波伊嗎?」

挑著帘子,太子傅樾將一盆驢雜湯送到兩人面前。

「太子殿下倒是消息靈通,喬伊波伊是多拉格,但也可能。但開啟大航海時代的只有海賊,依靠大秘寶的購買家還能叫做購買家嗎?」

反問一聲,頓時傅家父子也不再開口。

「等等看吧!那個既定的天命定然是一個勾連海賊、海軍、革命家的紐帶。只有這樣的人才能越作越強。

普通人早死了。」

傅家父子不太明白紅王的話是什麼意思,但他們都將紅王的話刻畫在腦海中。二十年後,當看到那個男孩時,他們明白了一切。

……

「我想試試你的實力。」

王直的府邸前,趙牧擋住了紅王的步伐。

「實力?昨天你不是感受到了嗎?」,好奇的看向趙牧,這個傢伙還沒長記性嗎?

昨天,自己那驚人的霸王色竟然沒有讓趙牧屈服,這太出乎他的意料。

「不,我只是想感受這個大海上年輕一輩最強者的實力。」

趙牧握近拳頭,此刻紅王明白了。

「那就好好看看你我之間的差距吧。」

輕嘆一聲,高級武裝色覆蓋在手臂,頂級霸王色凝聚而成黑紅閃電蔓延在拳頭上。

萬象牽引抽動趙牧的身軀,下一刻,拳頭落在他的耳畔。

外人眼中,這就是普普通通的一拳。但趙牧背後浸出冷汗。太恐怖了!

抽提之力讓他失去力量猶如待宰羔羊。霸王色和武裝色的聯動使用代表了這個世界上最強的招式技巧。

當拳頭落在自己耳邊時,趙牧清晰的感受到時間的緩慢,而他的心臟驟停。

直到紅王收力,那顆健碩的心臟才裝模作樣的砰砰直跳,用以掩飾自己的尷尬。

「好好學吧!在我船上,這些你都能學會的。」

給趙牧畫了一個大餅,在夕陽的餘暉中,紅王哼唱著小曲,一臉笑意的推開自己的房門。

出乎意料,艾斯德斯身上打著繃帶。

「翻車了?」,紅王驚詫道。昨天自己老婆在面對那兩位時不是輕鬆的很嗎?今天這是怎麼了?

「被李秀寧陰了一手。」,艾斯德斯享受著紅王的捏肩。

「李秀寧的潛力不遜色於趙牧。趙牧覺醒霸王色,她一天之內學會武裝色。」

不用艾斯德斯往下說,紅王就已經明白了一切。沒想到李秀寧會武裝色,艾斯德斯絕對和帝具合一使用元素化。

而後,她被擊中了。戰鬥以兩敗俱傷結局。

「你的意思是李秀寧和趙牧比起卡塔庫栗的天賦更高?」,紅王從自己老婆的語氣中聽出了更深層次的意思。

「三人差不多,沒有肉身精華,卡塔庫栗比不上他們兩人,但現在三人旗鼓相當。

頂級見聞色,除了你之外,大海上還沒有幾個達到吧。趙牧的力量、李秀寧的學習能力。這些太過於恐怖。

如果必要,我建議你收了李秀寧。」,艾斯德斯眼神鄭重。

「放心好了,我有自己的打算。」

沒必要逮著兔子就往死里薅毛。今天和傅一的見面,他已經或多或少表達出自己的不滿。沒必要在把李秀寧拿下而去觸怒這位心機頗深的皇帝。

「好好養傷,後天我們就去冰雪谷。」

————

獅子飛空海賊團。針對金獅子史基的行動並沒有獲得奇效,相反世界政府的強者還被史基演了一手,參與的CP全軍覆沒。

但根據知情人士透露,剿滅來犯之敵的史基似乎耗盡了潛力,口吐鮮血,帶著忠於自己的部下前往東海隱居。

「就這!」,和之國凱多暴怒!

「史基,你這個廢物!」

化作穹天巨龍,凱多噴吐著火焰。在不久前,在夏洛特玲玲的幫助下,他吞服了大量的靈魂精華,一舉打破大將級別的限制,實力達到海上皇帝級別。

在原著中,凱多或許是在御田死後才達到這個級別的。

「史基,既然你生不如死,那海上皇帝的位置就給我吧!」

朝著天空怒吼,整個和之國的群眾不由得一個哆嗦。

跳著**,御田的動作停了下來。

「為什麼!」

感受到了凱多的氣息,他發覺這氣息距離羅傑也差不了多少。

「和之國真的就沒有希望了嗎?」

轟隆!雷雨聲炸響!火焰蔓延天空,駕馭坐騎,提著方天畫戟,赤兔馱著呂布一步一步走向大蛇的王宮。

御田與他相遇,雙方沒人開口。

「殺!」

一戟劈出,那耗費巨量的宮殿破碎,露出的是黑炭大蛇瑟瑟發抖的表情。

「呂布大人,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啊!」

一手提著大蛇,輕輕一捏,大蛇化作八岐大蛇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