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人來人往的大街小巷,無所顧忌的不斷回望。似乎有些不可名狀,想要再找到你的心傷……」

Posted On
Posted By violazick66

再次用力擊碎整個世界,墜入了無窮無盡的星空深淵,淡藍色的射線在周圍形成了或圓,或方的奇怪形狀,他穿梭了一個又一個世界,但是終究尋不到那一滴劃破了迷霧的眼淚。

「我穿越時空的距離,只尋到一絲幻象。我打破世界的牢籠,找不到那片寶藏。記憶中的那一滴眼淚,是否會重新落回心中的海浪……」

站在不知在什麼世界的濤濤海浪前,他有些迷茫,有些絕望,不知道到底應該去像哪裡,也不知道到底應不應該繼續尋找下去。

「我掰開柔弱的心房,花心思將情埋葬。我潛入混亂的大腦,猜不透你的方向。被遮住的那一側臉龐,期待某一刻笑容再一次綻放……」

彷彿是來到了世界的邊緣,時間的盡頭,他找到的只是一片廢墟和無盡的遺憾,那縹緲的側臉好像融入了磅礴的大海,再也無法尋找到蹤跡。

最後,他來到了一片曠野之中,望著眼前交錯升空的煙火,遙遠的星辰在天空中熠熠生輝。

「縹緲的煙火襯托起似有似無的幻想,夢與現實交錯,原來只是你在心上。」

鏡頭不斷的拉長,星空下的身影一點點的變成了一個小小的黑點,不斷跳動的火焰也彷彿閃爍的星辰一般,一時間,也分不清哪裡是天,哪裡是地……

隨著一陣鋼琴的重音忽然轉變成輕音,畫面藍色的光弧一轉,屏幕中央出現了四個字——時空之淚,隨後一滴眼淚從上方落下,抹去了這四個字,露出了其後的兩行文字。

「打破世界的枷鎖,找不到的,是最初的美好,心中的感動……」

MV到此為止,淡淡的旋律再次在直播間裡面響起,李拂煙和桑中文的身影也出現在了直播間裡面。

——

蘇夢妍看著結束的MV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心中也莫名的多了一些感動,這個MV無疑加入了很多特效,那不斷在各種世界來回穿梭的畫面給她很深的印象,一次次打破世界的鏡面,一次次通過藍色的光圈進入不同的時空真的很帥……

嗯,在她的心中最直觀的感覺就是很帥。

這MV的風格頗有些天馬行空,很符合李拂煙的風格,他之前的MV就是那種天馬行空,不拘泥於常規的感覺。

這一層層的打破世界的感覺真的很奇妙,為了尋找一個人,或許只是見過一面的人,不停的前進看得她心潮澎湃。

而其中很多畫面都很唯美,無論是站在孤獨的城市之間,站在濤濤的大海面前,還是最後站在分不清天還是地的曠野當中,都很戳她心中那小文藝的點,這些畫面拿來做壁紙都很不錯。

「這李拂煙還真是有才,歌曲中的無奈和對美好的嚮往通過曲調和MV一點點的展現了出來,最開始的那一滴眼淚,應該就是他偶然間看到的人吧。」

蘇夢妍笑了笑:

「他還真是執著,只是偶然間看到了一眼,竟然要打破這麼多天地要去找,這想法還真是天真浪漫。」

看過了這個MV之後,她心中也浮現出了很多想法,在她的腦海中彷彿有一個小人在翩翩起舞。

李拂煙和桑中文開始重新演繹這首歌曲了,和之前不一樣,這一次直播畫面就單純是他們的房間里了,桑中文抱著吉他,李拂煙拿著話筒,兩人一邊彈一邊唱。

直播畫面做過一些處理,隨著兩人的歌曲進入副歌部分,一些簡單的特效也隨之出現,並沒有太濃烈,不會喧賓奪主。

之前在MV中出現的淡藍色的或圓形或方形的邊框再次在兩人的身邊旋轉而過,彷彿兩人在歌唱的時候穿梭過了時空一般。

當曲調逐漸攀升到最高點,兩人彷彿身處一層層的世界通道里一般,一種穿梭時間的感覺很輕易的就被體現了出來。

這個效果是幾個人一起實驗了很多次試驗出來的,太花哨的特效固然會讓人眼前一亮,但是也會蓋過音樂。

這樣相互結合,恰到好處。

。婺城並不是易守難攻的地方,按理來說,眾將領只要攻城合理,很快就能拿下。

可偏偏,婺城牆上,出現了一批死不了的士兵。

那群士兵形如鬼魅,如木樁般立在上方,對著登牆士兵面無表情的斬殺。

最近好懒 可砍在他們身上的利刃,雖不是毫髮無傷,卻能夠迅速復原。

……

《鳳臨朝》第1032章攻城利器 在她的控制下,五傀將已經不能作為伏菱的備體。她倒是要看看,那個隱藏的備體究竟在裡?

伏菱的身體早已碎成一地,而傀靈始終懸浮於空中。

史書中記載,沒有備體的傀靈,十個呼吸間之內,將會消散,那可是屬於偃師真正意義上的消亡,不復存在。

伏婧直直望著,在她看來,伏菱一定還擁有一具備體,伏菱不可能會消亡。

十個呼吸間轉瞬即逝,半透明的傀靈倏然出現裂縫,頃刻走向破碎。在伏婧不及反應下,裡面的白霧無法控制地溢出,消散於空中。

伏婧臉色大變,雙目大睜,一臉不可思議,「不!!!」飛身向前,試圖抓住正在消散的白霧。

「不,這不可能!你一定還有備體。」她解開五傀將的束縛,放棄對她們的控制,手掌虛空一抓,如同吸附般將其中一個傀將抓在手裡。

「備體,這不是備體嗎?怎麼可能還會消散?」伏婧怒吼,如同癲狂般,不相信眼前所發生的一切。

一手揮動,想要抓住那團白霧,可惜來不及了。十個呼吸間已過,傀靈已破。

「不要!!!」劃破長空的悲鳴,顯露了伏婧的心跡,微弱的白霧眨眼間消散在她的指間。

從伏菱結印停止,到傀靈消散,不過十幾秒的時間。五傀將互看一眼,不明伏婧的舉動。

她不是最想毀滅伏菱嗎?

「伏菱,我絕不相信你是真的消失。」伏婧垂眸,絕對的話語,卻帶著一絲不確定。

她猛地抬頭,似乎想起什麼般,轉身盯著五傀將,面帶詭異的笑意。

偃師消亡,身為傀奴,亦不能獨存。

傀主消亡,傀奴雖然不會立刻瓦解,但在十日之內,定然會自我毀滅。想要知道伏菱到底有沒有消亡,就看這幾位傀將了。

「你們不是想要傀芯嗎?」她望著五傀將,似笑非笑。

五傀將面面相覷。

傀芯……傀芯不是已經消散了嗎?

看出她們的心思,伏婧嗤笑道:「那並不是傀芯,而是傀靈。」

不待她們疑惑,伏婧神情一變,猛地揮起法杖,攻擊一傀將。

「啊!!!!」尖銳的慘叫聲響起,詭譎的黑霧纏繞於身,爬上傀將臉龐,進入那雙與伏菱相似的眼眸中。

不過眨眼間,她的眼珠從臉上脫落,落於黑霧上,由黑霧拖著,帶到伏婧面前。

脫離的眼珠,並不是血腥的肉球狀,而是兩顆如同翡翠般靚麗的寶石,散發淡淡的瑩光。被奪取雙眼的傀將,面上獃滯,肢體僵硬,已然成為了最低級的傀人。

「這,才是傀芯。沒想到伏菱居然捨得把那麼重要的東西,賜於你們。」輕撫著傀芯,伏婧似乎在自言自語。

沒有了她的束縛與控制,五傀將是真正屬於伏菱的傀奴。

伏婧的舉動令剩下四傀將猛地醒悟,不由地齊齊後退一步。

原來她們都被利用了。

……

無人發覺,在傀靈消散之處,一根半透明的銀絲,以肉眼看不見的速度,向繁空竄去。穿過莫奇卡星球、穿過恆星、穿過銀河……

在距離莫奇卡星球數百億光年的一顆星球,星球表面藍熒綿綿,異常美麗。一道銀光一閃而過,消失在藍色星球表面。

。 她甚至都沒來得及發覺,他一直緊緊握著自己的手。

下了跳樓機,她頓時覺得腹內翻江倒海,抱着垃圾桶狂吐不止。

封晏見她嘔吐的辛苦,心疼的幫她撫拍著後背。

「早知道這樣,不帶你來玩了。」

說完遞水過去給她漱口。

她一邊漱口,一邊連連擺手。

她吐出一口濁氣,面色蒼白。

「總要……總要去挑戰一些沒嘗試過的東西。以前也去過遊樂園,晚晚她們都勸我玩,我就是不敢。今天也算是嘗試了一下,我以後要是想不開,我絕對不會去跳樓,摔得四分五裂的不說,而且感覺糟糕透了……」

她的話還沒說完,封晏不客氣的敲打着她的腦袋,聲音陡然變得無比嚴厲起來。

「你敢想不開試試?」

她一愣,被他的語氣給嚇住了。

她只是開玩笑而已,她才捨不得去死呢。

只是,他為何那麼生氣。

那佈滿怒意的眸子深處竟然藏着一抹溫柔的痛楚。

她眨了眨眼睛,自己是看錯了嗎?

「你給我好好活着,聽到了沒有。」

他冷喝出聲,帶着命令的口吻。

「知道了,我只是隨口一說,你怎麼還當真了。」

「不準胡說。」

「知道了,去玩別的吧。」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後面再玩過山車就好多了。

但是從高處落下,她還是會害怕的閉眼,這個時候耳邊永遠會出現那溫柔不變的聲音。

「有我在,別怕。」

這幾個字,似乎以前也聽過,只是她實在想不起來在何時何地。

或許,是在自己的夢裏。

她們一上午泡在這兒,把一些好玩的項目都玩得差不多了,心滿意足的離開。

她吐了一次,早就餓了,巴不得去吃飯。

她高興壞了,走路都情不自禁的蹦蹦跳跳起來,說着剛剛有趣的事情。

她嘰嘰喳喳的說,而他在一旁安靜地聽。

兩人吃了午飯,她眨巴著亮晶晶的眼睛,裏面全都是好奇渴盼。

在她心裏認定封晏已經規劃好了下午的計劃,所以一點都不急。

「想去動物園還是海洋館?」

「海洋館吧,海洋館比較有意思,想看海豚表演什麼的。」

「好,那就去海洋館。」

唐柒柒進入海洋館的那一刻,記憶有些錯亂。

她好像來過,但印象里她根本沒有。

以前活的戰戰兢兢,一有閑暇時間就做兼職打工,哪有時間來這兒?

別人都是父母帶着孩子過來,她媽媽早就去世了,父親根本不管自己。

晚晚也常年在國外進修,丈夫也不在身邊。

一直以來,她都是孤零零的。

獨自上學放學,一個人去圖書館,去奔赴各個兼職地方。

「上次,好像沒這麼多人。」她突然說了一句。

「什麼?」

你在心上 封晏心頭一顫。

「沒什麼?我腦子……好像壞掉了。」

她連連搖頭,覺得自己在說胡話,下意識的敲了敲腦袋。

「哇,這是白鯨?」

她突然看到了白鯨,立刻奔了過去,也忘了剛剛的胡話了。

封晏此刻心情複雜,她的確忘了很多,裏面也有兩人相處融洽的時候,但更多的卻是痛苦。

還不如不要想起來……

。 由於天色已晚,銀龍王夫婦熱情地挽留五人在谷里留宿一夜,後者欣然答應。

當然,龍谷沒有房子,只有龍窟,一想到這裡,扎姆卡特的神情瞬間亮堂起來。

「我先旨申明,不允許谷內發生任何因財寶爭奪引起的暴力事件。」麥先立刻猜出他的心思,一字一字道,「違者,趕!」

「嘁!小氣!」貪財的紅龍之王不滿地咕噥。這時,楊陽抱頭大喊:「糟了!我的扎姆卡特還在外頭!」

「你說什麼?」除了知道這個「扎姆卡特」是什麼東西的昭霆和耶拉姆,餘人都是一副稀里糊塗的模樣。尤其是真正的扎姆卡特,表情怪異得引人發噱。

楊陽反應過來,不好意思地擺擺手:「啊,不是,我說的是我的行李,一顆蛋……」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