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二虎君,他們那麼多人,你?」

Posted On
Posted By rethaperl8476

秋山楓在後面有點擔心的叫道。

「放心,不過是一些雜魚,你退後點,不要濺了一身血。」

「小子,你在說什麼?」

「上,打死這小子!」

站在前排的白西服揮舞棍棒刀劍當頭朝余歡砸了過來。

嘭嘭嘭!

啪!

棍棒砸在余歡身上如同砸在鋼板上,除了震的他們虎口發麻外沒有其他作用,刀劍等利器到是稍稍砍進余歡身體一公分左右就被肌肉夾住。

二虎流:金剛型:鐵塊!

余歡酒瓶瞬間在一個白西服頭上炸裂,在血液噴射的同時,人直接癱下了。

「啊!二虎君?」

秋山楓看到余歡被對面武器籠罩全身,嚇的尖叫起來,她想不到二虎的戰鬥方式如此兇悍,面對攻擊竟然不閃不避直接硬剛。

那裡面可是還有刀劍啊!

而且對面人數那麼多,你這麼硬拼,拼的過嗎?

不等秋山楓擔心完,被圍在中央的余歡,感覺自己的血液在對方的氣息刺激下開始燃起來了,眼睛瞬間充血,嘴角彎出一絲好看的弧度。

「真是懷念這種感覺啊!沒想到出來之後,居然還有這種遊戲可以讓我玩。」 賀執遇坐在地上,雙手敲打著腦袋。

她隨手將早餐放到一旁,跑過去拉住他的手,「小賀先生。」

「我頭疼,頭疼。」

「怎麼了,要不要去醫院?」

「有蟲子爬進去了,好疼。」

他整夜的不睡覺,實在睏倦了就靠著床眯會,身體怎麼可能吃得消。

賀執遇脾氣暴躁,將宋相念推開,他用手狠狠敲打自己的頭。

宋相念見拉不開他,乾脆伸手抱住他,「不怕了。」

賀執遇覺得這句話好熟悉,他聽過。

儘管頭痛欲裂,但他強忍著沒有做出過激的舉動來,怕誤傷了跟前這個姑娘。

他漸漸安靜下來,在宋相念的懷裡抬起頭看她。

「怎麼了?」她輕問。

賀執遇怔怔地看著她,「你是誰?」

宋相念聞言,探了下他的前額,「沒發燒啊。」

「你說……我應該回去嗎?」

「嗯。」

賀執遇以為她是在應付自己,「你根本就不知道我說的回去,是回哪。」

「當然是賽場。」

賀執遇的身子往後退縮下,宋相念坐到他旁邊,「出發前,我將賀先生獎盃旁擦得乾乾淨淨的。」

房間內的窗帘拉得嚴實,一絲光都透不進來。

栀阿 「小賀先生,天亮了,就算不拿冠軍也沒關係的,但不要錯過這場比賽。」

宋相念見他不說話,起身走到窗邊,用力地將窗帘扯開,陽光肆無忌憚往裡鑽。

「賀執遇就是H的事,已經不是秘密了。在白襯衣上綉作這件事,我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但肯定有很多人在說,原來賀先生的兒子是蘇綉傳人,真想看看他是不是跟賀先生一樣厲害。」

男人垂著的腦袋一點點抬起,那是一張驚絕艷麗的臉,光碟機散了他臉上蒙起的晦澀。

「小賀先生,不怕,我們試試吧好嗎?」

賀執遇看到宋相念站在光里,眉眼清晰,卻神色堅定。

兩人回到賽場時,賀執遇的位子還在,綉面上乾乾淨淨,不見一針一線游弋過的痕迹。

顧立行就坐在不遠處,眼見賀執遇入座,他嘴角淺挽,手中一副白桃圖即將成型。

宋相念看到賀執遇並未立馬找到狀態,他手掌緊攥下,隨後將手慢慢地放上去輕撫。

只有一天的時間,哪怕綉個最簡單的圖案,恐怕都是來不及的。

況且這樣的大賽,越簡單的作品勝算越小。

綉架旁邊放著配線,每一個色系就有幾十種顏色,彼此之間細微的色差,旁人根本分辨不出來。

宋相念看到賀執遇挑了一根出來,他手指輕挑慢捻,一根蠶絲分成兩股,一股又分出了八根絲,一根絲眼看著又分出了八毛。

也就是說,一根很細很細的線,實際上由128毛組成。

而賀執遇就挑了這其中的一毛兩毛來綉。

主持人站在旁邊,也不由誇讚了一句,「都說蘇繡的特點是精、細、雅、潔,這得有多靈巧的手指,才能這樣自如地穿針呢?」

宋相念椅子還沒坐熱,就聽到旁邊人在議論。

「這時候還來比賽幹嘛,輸定了啊。」

「就是,一天的時間怎麼夠,我看別人都快綉好了。」

宋相念卻並不著急,輸贏不論,最讓她欣慰的是賀執遇肯回來比賽。

中午有休息的時間,顧立行經過賀執遇的身邊時瞥了眼。

也不知道他繡的是什麼,就看到了幾點紅,一看就是來不及構圖,在這垂死掙扎的。

午後,宋相念坐得腰酸背痛,她環顧下四周,看到那天說話的兩個女人站了起來。

她悄悄地跟在她們身後,進了洗手間,聲音透過隔層傳出來,「那個H又來了,我看他是嫌不夠丟臉吧?」

「就是,你說他怎麼不害怕了?居然還能拿的動針。」

「沒事,成不了氣候,瞧他那逃跑的樣子,我想想就好笑。」

宋相念擰開水龍頭,擠了滿滿一手的洗手液在掌心內搓揉,兩人的笑聲尖銳且刻薄,她現在可以斷定這個比賽沒有那麼公正。

說什麼玩得新花樣,用成品襯衣作為綉面,其實不過就是想要把賀執遇踢出去罷了。

宋相念掬了一把水,將混合著洗手液的水漬潑在腳邊,她重複了這個動作好幾下。

身後傳來沖水聲,她關了水龍頭往外走。

剛走到外面,就聽到砰砰兩聲,裡頭的人摔得不輕,「哎呦喂,屁股都要爛了,這兒怎麼這麼滑啊!」

宋相念經過走廊時看見了保潔員,她快步過去,「阿姨,洗手間地上很滑,有人摔倒了。」

「我這就去拖乾淨。」

保潔阿姨盯著宋相念的背影看了眼,這姑娘不光長得漂亮,心眼還好。

宋相念回到內場,她看不清楚賀執遇繡的究竟是什麼。

顧立行已經完成了綉作,正在收針,水潤肥碩的蜜桃看著就像真的一樣,好像咬上去都能冒出甜汁來。

比賽結束的時候,賀執遇還在綉最後的幾針,他的手一刻沒有停過,此時手指都快僵硬掉。

他收了針,有人過來搬走了綉架。

一件件襯衣被掛在了衣架上,隨後被推出來展現在眾人的面前。

宋相念一眼就認出了賀執遇的作品,她菱唇輕張,滿眼都是藏不住的震驚,純白的底面上綉了十幾滴艷紅色的血。

就像是割破了血管后,那血是生生濺在衣服上的,鮮紅且震撼。

。 「有什麼急事非要現在去,你不要命了?你看看你額頭上的傷口,本來就縫了好幾針,再崩開了,有你受得了。」

她抬手,摸了一下額角。

白宴見她聽進去了,連忙說道:「你這幾天就好好在這裡休息吧。」

男人翹著二郎腿,等了一會兒,陸卿寒回來了。

男人回家換了一身衣服,他挑眉看著白宴,「你怎麼在這裡?」

「不是吧,四哥,翻臉不認人,用完就甩啊。」

見他一副被拋棄了的怨婦模樣,溫惜忍不住笑出聲來。

男人深深看了她一眼,溫惜立刻止住了笑容,抿著唇隱忍著。

這時護士恰好來給溫惜換藥,溫惜額頭上的傷口縫了針,上藥的時候她能感覺到明顯的疼痛,女人咬著唇,一聲不吭的等著換完葯。

護士準備離開時突然看向陸卿寒。

「先生,你背後的傷口還需要處理嗎?」護士看著男人英俊的臉,有些臉紅的問道。

「不用。」

白宴一怔,回想起昨晚上孫茂榮拎著酒瓶朝著他背後打了一下,估計是被玻璃碎片划傷了。

安岚 溫惜睜大眼睛看著他,眼底有明顯的擔心,「你受傷了?」

是因為昨晚救自己嗎?

她那個時候思緒半昏迷半清醒,耳蝸嗡鳴什麼也沒有聽到。

但是隱約知道。

他一個人對上好幾個地痞流氓,即使他的身手再好,也不可能全身而退,肯定要吃點虧的。

竟然是因為救自己……

溫惜垂著眸。

自責時,耳邊卻傳來男人一聲輕嗤,「別多想,跟你無關。」

一旁,白宴翻了個白宴。

四哥,你這麼死鴨子嘴硬還怎麼贏得人家姑娘芳心?!

……

溫惜在醫院裡面躺了三天就出院了。

那天之後她沒有再見到陸卿寒,本以為陸卿寒沒有再來過,但是出院那天護士羨慕地說道:「溫小姐,你男朋友對你可真好。」

溫惜面色有些蒼白,笑道,「你誤會了,他不是我男朋友。」

「怎麼可能啊,不是男朋友會每天晚上凌晨來守著你,一直到天快亮了才離開?」

溫惜睫毛顫抖,有些恍惚。

栀阿 陸卿寒竟然每天晚上都在這裡守著她?

她因為頭部受了傷,這幾日都睡得很早。

凌晨,她早就入夢了。

「對了,他……就是他背後的傷口,厲害嗎?」

「你不知道嗎?」

護士有些驚訝,然後掩著唇一笑,「估計是他怕你擔心吧,他背後的傷口並不算厲害,傷口不長,但是有一點深。」

溫惜緊抿著唇,即使那天他說與她無關,但溫惜很清楚,他是為她而受傷……

夜色漸深。

晚上10點。

會所包廂里,男人雙腿交疊,整個包廂里只有他的身邊沒有女人,有一個女人大著膽子走了過去。

「一個人喝酒,多無聊啊。」女人說著,大著膽子坐在了陸卿寒身邊,一雙柔弱無骨的手,放在男人的胸口,輕輕的打著圈。

這個男人,擁有顯赫的家勢,俊美的外表,包廂裡面很多女人的目光都落在陸卿寒的身上,但是沒有人敢過來,畢竟這個男人,太危險了。

但是Linda不一樣,她膽子大,風月場裡面最當紅的花兒,仗著自己擁有一張嫵媚奪目的臉,她就不信,沒有男人看到自己會不動心的。 雖然猜不到具體是多少,但陳桑卻知道一份剪短的電報也要花不少錢,何況蕭平君是請人辦事,不得多說些好話么。

陳桑為了表達感謝特意請蕭平君吃飯,不管蕭平君說啥,她都堅持自己掏錢。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