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不……不願意?」

Posted On
Posted By violazick66

幻冥曦宠着白弋 「呵,錢林墨和樊娘什麼都沒有發生。」顧知鳶冷聲說道。

頓時眾人睜大了眼睛:「怎麼會?錢林墨可是早上被樊娘從煙花樓之中弄出來啊。」

「就是啊,人證物證具在。」

「王妃娘娘,您說什麼,就是什麼吧,小人也不敢反駁只是可惜了樊娘的一條命啊,天爺啊這可怎麼辦啊,樊娘啊,你怎麼能相信恩客的話啊!就算是我們有理有據如何?人家可是有貴人撐腰啊!可憐我身份卑微啊,不能為你做主啊!」

一句一句證據,好像要把錢林墨立刻就繩之以法一般!

可笑!

「證據是吧,本宮也有錢林墨什麼都沒有做的證據。」顧知鳶絲毫不理會老媽子號喪一般的哭聲,淡漠的掃了一眼眾人。

老媽子號喪的一下子就停了下來,瞪大了眼睛盯着顧知鳶,顧知鳶道:「樊娘得了臟病,這病大家都知道,只要沾染了,就一定會感染道。」

頓時,周圍的人倒吸了一口涼氣。

「我去,不是吧!」

「天啊,那最近點了樊娘的人豈不是都感染上來。」

「太可怕的,怎麼會這樣?」

……

一臉震驚的老媽子在眾人的喧鬧聲之中,終於回過神來,等著顧知鳶大聲說道:「王妃娘娘可不要血口噴人,這是沒有的事情。」

「陷害新科狀元,口出穢語以下犯上是什麼罪?」顧知鳶的眉頭微微一挑,掃了一眼老媽子。

銀塵說道:「查封店鋪,全部流放。」

銀塵這句話,可把那老媽子給嚇得不輕!。 「hello大家好,來啦來啦。」李拂煙正了正眼前的麥克風,笑着對攝像頭打了個招呼。

「感謝大家的厚愛,咱們《時空之淚》這首歌今天已經開始攀登新歌榜了,十分感謝大家的支持。」

「今天就跟大家一起唱唱歌吧……我自己的歌或者其他人的歌都可以,從今天以後我應該就會差不多穩定直播了,以後直播的方向肯定是音樂方面的,不過我也想加入一些生活啊,遊戲啊之類的東西。」

「嗯,我個人的理解吧,直播其實是一種分享,把我想要展示的東西分享給更多的人,希望能夠引起更多人的快樂也好,共鳴也好,總歸是一種認可吧。」

「我也是很喜歡玩遊戲的,哈哈,唱累了我們就可以一起玩玩遊戲,對吧。」

「那麼首先,我先來演唱一下昨天新發佈的《時空之淚》,這一次是結他彈唱,去掉複雜的混音,用純粹的旋律來演奏這一首音樂,希望大家能喜歡。」

李拂煙笑着拎起了旁邊的結他。

——

「李拂煙確實是看起來很舒服呀,沒有那麼驚人的帥,但是看起來就很順眼,對吧夢妍。」秦雨竹拎着一包薯片坐在蘇夢妍的椅子上,一邊吃着薯片一邊看着李拂煙的直播。

「所以……為什麼你們倆還不回家。」蘇夢妍無奈的看着秦雨竹和鄭紫欣。

這倆人在吃過午飯之後絲毫沒有回家的打算,在她家玩了一下午NS和PS5,她平時比較喜歡玩遊戲,所以基本上主機的大作她都有買。

結果到了晚上,她倆也不走了,直接帶着她一起過來看李拂煙的直播,現在秦雨竹和蘇夢妍坐在電腦前面,鄭紫欣則是趴在後面的床上,一邊玩馬里奧一邊聽直播。

「矮油,這不是過來幫你一起看看嘛,這就是他給你寫的歌?之前我還那麼仔細的解讀過呢,聽起來還不錯的樣子。」秦雨竹輕輕的跟着旋律的節奏點頭打拍子:「以後他在旁邊唱歌,你去跳舞,正好,哈哈。」

「他的直播間也跳不開……後面還放着一架鋼琴呢。」蘇夢妍無語。

「這有什麼,這次專輯他們肯定也能賺不少錢,到時候換個大一點的工作室唄。」鄭紫欣說道。

「嗯,這個建議不錯。」秦雨竹點了點頭。

「好像你們倆已經成為人家工作室的老闆一樣……」蘇夢妍笑了笑。

「這首《醉雨如煙》也不錯啊,這算是他之前打響自己名號的一首歌吧。」秦雨竹說道。

「嗯……這兩首歌的旋律都很好聽,《醉雨如煙》是一種遠離世俗,追求高遠的感覺,《時空之淚》就是一種穿梭世界的感覺。」蘇夢妍說道。

「咦,有人連麥李拂煙,看看,我說的吧,今晚就開始了,他剛直播不到一個小時,就有主播衝上來了。」秦雨竹指著李拂煙直播右下角一個跳動的小攝像頭說道。

這是鴻影直播平台的一個特點,這種星秀、顏值之類的主播是可以互相連麥的,一般來說連麥就是PK,PK就是比在一定時間內誰收的禮物更多,算是星秀、顏值這一類主播的主要禮物來源。

李拂煙今天開的也算是一個星秀裏面的音樂直播,所以也是可以連麥的。

蘇夢妍輕輕的蹙了蹙眉,不過很快就舒展開了,直播連麥很正常,她平時直播還經常連麥呢。

不過……她很快又蹙了蹙眉,正常的連麥她剛剛為什麼要蹙眉,心裏為什麼莫名的有一點點不太願意他連麥……

嗯,就一點點!

——

「有個連麥?」李拂煙唱完一首歌之後,看着彈幕裏面有人提醒微微的愣了一下:「我們要連個麥么?」

「我今天算是第二天正式直播,上來就連麥,我也不太懂。」李拂煙笑了笑:「會不會有些唐突,萬一尷尬的不知道該怎麼說話怎麼辦。」

「嘖嘖,我看出來了,你們就是想讓我尷尬,哈哈,行,那我就試試,凡事總有第一次對吧。」

李拂煙還稍微找了一下,還在對方似乎也十分執著,並沒有因為這一會兒沒反應就斷開連麥。

或許,對方也在看着李拂煙的直播,知道他在找連麥的地方。

「hello李拂煙你好,我是雨霏霏。」

剛剛接通,一個帶有一些興奮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李拂煙面前的畫面此刻變成了兩個部分,一部分是自己另外一部分則是一個坐在電競椅上,穿着淡金色連衣裙的靚麗女主播。

對方的背景裏面裝飾了一些燈光,看起來很柔和,並不搶眼,但是卻將她映襯的熠熠生輝,搭配上這一套裙子,還真是讓人有種眼前一亮的感覺。

「你好。」李拂煙笑着點了點頭。

「煙哥你好,我特別喜歡你的歌。」雨霏霏笑道:「看到你唱完歌了我就想跟你連麥,嘿嘿,我是第一個連麥的吧。」

「嗯。」李拂煙說道:「剛剛沒找到連麥的按鈕,抱歉讓你久等了。」

「沒事沒事……」雨霏霏輕輕咬了一下嘴唇,眨巴著大眼睛微微一笑,看的李拂煙心裏一突突。

好傢夥,這一顰一笑也太勾人了。

「那個,一般連麥的話先做什麼?」李拂煙趕緊轉移話題。

「啊,一般要先自我介紹。」雨霏霏說道:「那我先來吧。」

「好。」李拂煙點了點頭。

「拂煙大哥好,大哥家人們大家好,我叫雨霏霏,今年21歲,擅長爵士和現代,平時也會唱唱歌什麼的,昨天《時空之淚》發佈之後,我還特意編了一支舞呢,想要獻給拂煙大哥和大哥直播間的家人們。」

雨霏霏說着就從一雙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鏡頭,就好像是在看着李拂煙一樣。

「咳咳,這個,那就請小姐姐展示一下才藝吧。」李拂煙趕緊說道。

「好嘞。」雨霏霏抿嘴一笑,然後把椅子推到旁邊,調整了一下攝像頭,然後起手的姿勢。

在音樂響起的一瞬間整個鏡頭開始渲染著一層層穿越時空的特效,竟然和昨天李拂煙直播時候的特效相差無幾,還增添了幾分柔和的美……

——

「你看看,你看看,我就說吧,這些人都是有備而來的,你看看,這要是說沒有準備,我把腦瓜仁掏出來給你當球踢。」正在喝果汁的秦雨竹看到這特效差點一口水噴出來。

「這也太誇張了吧,昨天剛發佈的耶,今天就直接弄上來了……嘶……彈幕里說的……霏家軍前來提親……我去,這不一般是男主播的粉絲對女主播刷的梗么……」鄭紫欣也張了張嘴。

蘇夢妍輕輕抿了抿嘴,右手抓着自己的發梢不斷繞啊繞……

。 「找到那艘船?還有那個必要嗎?」

李初晨冷笑了一聲說道,「安東尼,你應該沒忘記我之前說過的話吧?」

「如果你已經忘記,沒關係,我可以再說一次。」

「請你聽好,我之前是這樣說的,你,還有你的黑冰雇傭軍,會從這個世界上徹底消失。」

「別怕,你很快就能見到你的上帝,你的上帝會為你指一條明路。」

「看,你的上帝已經在向你招手。安東尼,你該和這個世界說再見了!」

李初晨說完,再無猶豫,手一松,就把安東尼扔進海里。

安東尼的驚叫聲,很快就被海浪淹沒。

被五花大綁的安東尼,掉進海里,他肯定是活不成的。

而且,安東尼身上還有傷口。

安東尼的傷口還在流血,血腥味,很快就會把鯊魚吸引過來。

李初晨相信安東尼不可能自救,除非海里還有蛙人在暗中接應。

但這種可能性不高。

安東尼不可能事先就猜到他們的行動會失敗,高傲的他,肯定不會提前做好這種計劃。

李初晨把安東尼扔進海里之後,他很快就來到莎莎公主和上官婉兒所在的這艘海盜船上。

上船之後,李初晨就對上官婉兒說道:「上官婉兒,開船吧!」

上官婉兒是公主號上的船員。

她也是受過專業培訓的,開船這種事情,難不倒上官婉兒。

「獄神,謝謝你!」

莎莎公主很認真地說道,「我已經欠你兩條命,這輩子,都不知道要怎樣才能還清?」

「莎莎公主,你不用太客氣,如果實在覺得過意不去,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莎莎公主眼神急切地看著李初晨,她以為李初晨會讓她以身相許。

如果李初晨這樣說,莎莎公主就會順水推舟答應下來。

可是,莎莎公主很快就發現,是她想多了。

李初晨沒有讓她以身相許,而是一本正經地說道:「莎莎公主,眾所周知,拜迪王國有吩咐的礦資源,但是,拜迪王國卻從來不去開發。」

「我知道拜迪王國很富有,不缺錢,但我們獄神國目前最缺乏的就是礦資源。」

「莎莎公主,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是希望你能在你父親面前提一句,就說獄神國有意要和拜迪王國合作。」

「獄神,你說的沒錯,拜迪王國,確實有很多礦資源。但是,這些礦資源,不能隨便開採的。」

莎莎公主沒有想到李初晨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她一臉為難地說道,

「獄神,你既然知道拜迪王國有豐富的礦資源,那麼,你也應該知道拜迪王國的情況吧?」

「以美特斯為首的西方勢力,他們一直在覬覦拜迪王國的礦資源。」

「這也是拜迪王國一直堅持不採礦的原因。」

「你們炎國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財不能外露』,獄神,你可以這麼理解,拜迪王國不願意採礦,就是這個道理。」

拜迪王國,只要不採礦,以美特斯為首的西方勢力,就不能確定,拜迪王國,是否真的有極其豐富的礦資源?

消息沒有得到確認,以美特斯為首的西方實力,也就不會輕舉妄動。

因為他們也不想做無用功。

可拜迪王國一旦開始採礦,消息得到確認。

以美特斯為首的西方勢力,肯定就會找各種理由打擊拜迪王國。 黃友田看到五人挨打,額頭不住冒汗,心中卻是暗暗慶幸。

在他想來,那五人結伴進去,吵吵嚷嚷,一定是有人告密。他自己是半夜三更獨自一人進去,神不知鬼不覺,決不會有人知道。

此時見楊珍詢問,他魂都嚇沒了,撲通一聲,直挺挺跪在地上。

「我,我……」他結結巴巴,說不出話。

「我替你說吧,」楊珍冷笑道:「昨晚你一個人起夜,在這後院大門前猶豫了片刻。進去之後,你先後撿起兩塊殘磚看了看。總共呆了不到半刻鐘,你就出來了。是也不是?」

「啊!」黃友田大驚,鬼使神差問了一句:「公子,你咋曉得的?」

「哈哈!」楊珍被他樣子逗樂,手上動作卻是不慢,「撲撲」兩聲,這人兩腿盡斷,癱軟在地,隨即殺豬般哭嚎起來。

那幾個剛被治好的,忍不住又摸了一下剛才受傷之處,打了個寒顫。

半刻鐘后,楊珍同樣給他治好斷腿,再起身時,眼神已是陡然凌厲。

「楊麻布、黃友田、張小年。」他點到三人名字。

這裡面張小年是個眉清目秀的少年,看年齡不過十二三歲,是這群人中最小的。

他和劉好,是九人中唯二兩個剛才沒挨打的。

三個人戰戰兢兢出來,那張小年臉色煞白,渾身顫慄。

黃友田更是不堪,剛剛治癒的斷腿彷彿舊病複發,身子一軟癱倒在地。

Related Post